当前位置:弘善佛教 > 禅宗 > 禅宗思想 >

南禅七日(11)

[禅宗思想] 发表时间:2018-07-04 作者:南怀瑾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  禅宗,我们都知道,在佛教里头标榜,教外别传,就是一切佛经,经论,一切教理,佛教的经典的道理以外,教外别传,特别的传承,这个特别的传承呢,也可以说是很秘密的,也可以说是很明白的,不用一切经教特别的传承,到中国来的演变,是从佛法变成中国文化的一个大重镇之后,配合了中国文化的一切,禅宗的声光越来越大,当然,非常奇怪的,这个佛教的这个宗教的,佛法的精神与命运,同中国的历史的演变,完全配上一路线,凡是当天下太平,国家鼎盛的时候,也就是它的教义弘扬,人才辈出,人材所谓辈出,一辈一辈一代一代,一排一排的出来了,当一个时代衰落演变下去的时候,它也跟著衰落下去,几乎跟中国文化史,跟中国一部大历史同一步调。那么禅宗鼎盛的时候,在盛唐到中唐,这个时候兴起,声光刚起来,所谓六祖,五祖、六祖这个阶段都是初唐,由唐高宗、武则天这个阶段,这个时候禅宗等于一个秘密的,真正的密宗的密宗在传承,大家都很敬佩很难找到,慢慢到了六祖以后,当然他有在广东,韶关这个弘法,那么像六祖的肉身都在,这些故事,你们大概现在交通方便,都去看过不多讲了。

  那么这个时候,有两位关于禅宗历史,中国文化历史有很大关系的,两位六祖的弟子,一个是南岳就是在湖南,怀让禅师。一个是青原在江西,行思禅师。南岳怀让,青原行思。这都是六祖当时的得禅宗心法的弟子,出家人。这个时候禅宗在中国,在南方才盛行,北方过黄河界线,很少数,北方这个时候,还是讲教理,学术思想比较盛行,这个禅宗呢,并不是说不注重学术思想,是注重智慧的成就,教外别传,这个时候有一个青年的和尚,就是我们提到过的马祖,他在家姓马,四处成都人,他的出家的法名呢,叫道一禅师,不过后世讲禅宗,不大管他这个法名,反正和尚随便取个名嘛,他也不想名,反是大家喜欢呢,追根追到底,喜欢叫他在家的,他在家姓马,马祖是这样来。我们前天讲过,这个不是湄州的那位妈祖,湄州的妈祖姓林,是女的叫林默娘,湄州的妈祖是另外一件事,妈祖庙在全国都有,到了全国其他的地方不叫妈祖庙,叫天后宫,也就是妈祖庙很多的,这是另一件事。这个马祖道一禅师,四川人,他在衡山,南岳衡山湖南,一个人在山上非常用功,等于现在我听说,你们同学里头有几位青年、出家的,都非常用功,单独在一个地方,一天到晚打坐。用功的不得了天天打坐,这个一天或者是坐个七八次、八九次,或者常坐在那里,当然你这个里头要追问了,他有没有看过佛经,看过佛法?当然有的,不看佛经,不看……,在那里打坐干什么呢,他总要成佛嘛,成道。那么怀让禅师呢,他也到处想找青年人,把这个禅宗的心法,传统继承下去,听说湖南山上,衡山上,有一个年轻人,马祖的所谓现在的画像,这个画像不是构画,唐朝已经有造人像了,他是很威严,气派很大,人家当时看到有一个和尚长得很魁梧气很大,可是非常用功,都很佩服他,怀让禅师听到了,就到南岳找他,找他,这个年轻和尚给他找到了,在那里打坐,不像我们啦,不像你们诸位,你们到底不姓马,不是马祖,也许是马祖,不知道,为什么说不像我们啊,他在那里茅蓬里打坐,怀让老和尚在他前面转来转去看他,他眼睛都不会张开多看你,他就不管,不像我们是什么意思啊,你们听到一点动静歪过头来看看,有个人来我正在打坐,有个老和尚找我很好啊,特别还端一下肩膀给他看看,你看我坐的多了不起啊,他没有,这个怀让禅师看了半天,大概不止一天,依我们这个记录上,不会那么详细的,照常理,这是我编的,这两句是我编的,前面都是……,一定是去了好几次试探,看了好几回,寂然不动,用他的功夫,不理人,这个怀让禅师的教育法来了,这是中国历史上,也就是禅宗史到处有名的故事,这个怀让禅师也不说,以后就天天去,等这个年轻人在那里打坐,坐得好好的,他弄一块砖头,弄一点水,就在他前面一块石头上,当然有点距离啊,喀嚓、喀嚓在磨砖,天天在那里拿水来磨这个砖,马祖打坐,他就磨他的砖,各搞各的,不止一天啊,马祖还是用他的功,可见非常专一,这一点不要轻视啊,马大师后来影响了中国,这个在这一部份的文化,可以影响一千多年的大人物,他磨砖磨了他不理他也不管,有一天马祖正在坐啊,忽然张开眼睛,想到了,这个老和尚好像来了好几天,在那里搞个什么鬼啊,慢慢也下座了去看了,这样……,他说,老师父啊,你干什么?他说,我磨砖埃砖磨去干什么?他说,我没有镜子啊,想磨砖做个镜子。马祖说你这……这不是开玩笑嘛,磨砖岂能作镜吗。那个砖头磨了还能够作镜子吗?老和尚说,哦!这样啊,那你这位年轻师父在这里干什么?你这个年轻人。他说,打坐埃他说,你在这打坐干什么?打坐要成佛埃他说,磨砖不能作镜,打坐哪里能够成佛埃这一棒打下去了,这个很严重啊,他正是于打坐修定,你看这个教育法,他不跟他多讲,就磨砖,所以历史上有名的磨砖作镜的故事,就出在马祖身上,磨砖作镜,不写啊,不要偷懒,所以你成佛还远呢。磨砖岂能作镜,他说,你打坐焉能成佛啊,这一下,马祖到底是不同的人物啊,给他这一棒,是无形的棒子打下来,愣住了,换句话,正是本人平生得意之作,这个老和尚来把他批驳得,没有讲他不值钱,实际上这个逻辑用得好,这种逻辑的用法在因明,叫做喻,用比喻,跟人家对照的一种逻辑方法。磨砖岂能作镜,他说打坐岂能成佛吗,哎呀,愣了,他晓得碰到高手了,那这位年轻和尚马祖就谦虚起来了,他说,老师父,你说,成佛之路应该怎么办?怀让禅师告诉他,咦,他有个怀字,我也有个怀字,我也几时找个牛祖来看看。这个他说我问你,譬如一部……,以前当然没有汽车啰,牛拖车走路,那个车子走不动了,打牛好啊,打车子呢?赶车啊,应该赶牛呢?这个牛车,车子拖不动了,你看是要打牛呢,还是打车子啊,这就是怀让法师,这就是禅宗的这些大师们的教育手法,他们没有在大学什么,拿个教育博士的哦,用不著人家教的,自己的那个智慧创造出每一句、每一段的说话,给后世要学教育法的话,都是博士级以上的,就那么高明。

  他说,譬如一个牛车拖走不动了,应该打牛还是应该打车子呢,闽南佛学院的同学们,不管男的、女的,比丘还是比丘尼,请哪一位说,应该打什么?这个牛是什么,车子是什么?我们其他的人不答复,请闽南佛学院的同学们,那个人讲的举手,好啦,过去了,我们不谈了。这个现在我们来分析,现在不是你答话了,我们是乱扯,我们这个身体,是个车子,工具哦,不过呢,一个男的、一个女的,叫做我们的妈妈我们的爸爸,两个人合作了一个机器,就是我们的身体,我们身体活到,这一部车子总算从两老那里借来,用几十年也好,一百年也好,到底是个工具,使我们这个生命肉体的机器牛车,这个车子能够拖得动的,以前不是汽油,不是机器驾驶,牛拖的,这个牛就是我们心、精神,你说车子拖不动,打牛好啊,打车子好?马祖因此一点就透,就服了怀让禅师,就在他那里得道,从此以后马祖的名声,名气是非常大,可是他没有过了,没有过黄河一带弘法,他一生。所以从马祖手下,他教育出来,他后来的教育法是更特别的很多,从他手下,所谓在唐代,在他教育出来,变成大师的七十二位,所以马祖门下出七十二员大善知识,七十二位大将、大元帅,文化的大将,文化的大元帅,所以这个全国的,一切的儒释道的三家文化,受他影响多大啊,他的手下七十二员大善知识,我们提到药山禅师,也就是他的弟子之一,多了不起,可是马祖声光那么大,四川人,四川人,成都人,一听到江南有一位大师,道一禅师,道望之高是高得不得了,想办法请他回四川来到成都来,大概马祖也想回去看看,这个他回到了成都,多少人出来迎接他,一接一看,谁呀?他的,这个……现在成都还有没有不知道,我们在成都的这几位老朋友,北门有个簸箕街,卖簸箕的。一看呢大家说,我还以为什么了不起的大师,马簸箕的儿子嘛,人就是这样,回到家乡嘛,他的父母,做老公的,那个竹子编成簸箕,马簸箕的儿子,家世不够高明,不够显赫,就有一点……味道就两样,马祖笑了,最后马祖讲两句话,学道不还乡,还乡道不香。当然不一定啦,你们年轻人,这是讲他的故事,学道不还乡,还乡道不香。这是当然,除非你做了统治天下的帝王,人家怕你那个权威,动不动宰了你,事实如此,学道不还乡,这个我们插过来。拿破仑也讲过的,这是拿破仑的话,有人随便引用,用错了,一辈子在他的太太同他的勤务兵,这个老兵跟他的,这两个人前面永远他不是英雄。是这个道理,越亲近了,当年看你长大的嘛,尤其家乡的老头子们,这位大师,他是小孩子,我知道的,我还拉过他耳朵呢,算不定这样讲,你大师又怎么样,等于朱元璋当了皇帝,朱元璋当时……,所以人家都说朱元璋杀人很多,他也很有感情的,所以朱元璋当了皇帝,当时有位一起的年轻的小兄弟,在落难,在农村苦的时候,叫田兴,这个人也是了不起的英雄,朱元璋当了皇帝时候,下命令全国找田兴,不出来,武功很高,田兴,很了不起,后来朱元璋已经当了皇帝,非常怀念他,一路找他没有。后来有人,地方上报告,有个地方上来,地方出了虎灾,老虎、虎灾、老虎,结果有一个人,一个人打死了好几头老虎,为地方除害,朱元璋一接到报告,没有第二人,一定是田兴。叫自己的秘书,秘书长,皇帝前面,这个时候,他书读得不太好,不过很用功他也会了,当和尚出身,和尚去化缘,碰到大灾荒化缘也化不到,讨饭也讨不来,憋到没有办法,才起义当了皇帝。

  当了皇帝以后,有一天在宫廷里头跟他的老婆马皇后,历史上第一个,可以说第一、二个贤后。在老婆的大腿上一拍,嘿,他说我们两个当年,为了没有饭吃,出来乱干事,谁知道今天我当了皇帝,你做皇后,在家里这样玩玩,这是夫妇之间平常的话,他讲了一拍太太的大腿,皇后的大腿,就出去了,旁边两个太监,这个马皇后最了解朱元璋,问两个太监,你刚才都看到听到了,等一下皇上回来就杀你的头了,你赶快两个,一个给我装哑巴,一个给我装聋子啊,千万什么都没有听见,更不要说拍我的腿啊讲这些话,等一下朱元璋出去一下,不对失了皇帝的威严,赶快回来,一看,两个太监问他,你们两个我刚才说什么,一个装哑巴一个,这个马皇后讲话了,唉呀,皇上,你不要多心啦,一个聋子、一个哑的,那好,出去了,不然他就杀了头,所以马皇后一辈子,真是了不起,好多的好事,所以马皇后死了以后,朱元璋一辈子,没有再讨第二个太太,没有立第二个皇后,妃子是有啦,但是这个正位始终是虚悬的,他怀念她,患难的夫妻那么好,尤其马皇后死的时候,朱元璋伤心极了,这个患难创业的夫妻,同时起来革命的哦,没有饭吃,太太偷了饼给他吃,偷饼偷出来的在家里,放在怀里把一只奶奶,太烫了,烫坏了,这样的感情、恩情,所以他难过极了,不过朱元璋到底内行,做过和尚的,他非要泐潭禅师来举火不可,这个送丧,要这位大和尚,朱元璋统治西藏你看本事,所以我说,哎!那个内行就是内行,西藏派兵什么搞的那太麻烦了,花样多得很,他在明朝几百年,朱元璋只派两个中国大使和尚一到西藏,嘿!宗教外交,宗教政治,太太平平的,这一个和尚当时泐潭禅师,浙江台州人,温州隔壁的,很有名学问好,他马皇后死了,后来泐潭禅师,他就派他到西藏、蒙古这一带,不是什么官哦,就是给一个封号就进去了,一个西藏、一个蒙古,一个和尚一手就安抚下来了,就平了,这才是大政治家,你以为他是个和尚出身,因为他内行,佛法他懂,所以马皇后死了,又逢当出殡的那一天,当然许多……,叫天文官看这个日子,看好的要出殡,下大雨啊,气得这个朱元璋,这个时候他晚年,已经有一点,大概我看来此人当时肝上有癌症,或者脑子有什么东西,没有朱医生也不去给他看一下,你们同宗的朱元璋,闹的,所以脾气特别大乱杀人,一杀人,马皇后一讲啊,他有时候就不杀了,马皇后死了,后来死的人更多,杀的,当然他有点心理变态,为什么变态,所有当领袖的人都有心理变态,我告诉你们研究历史的注意,当领袖的人,一个什么心理变态呢,非常自卑感的傲慢,天下人骄傲的人一定很自卑的,没有自卑感的人决不骄傲,有什么了不起的,自卑感的人,你看我,你不要看我不起,心理想格老子不得了,所以头这么一翘,没有自卑感的人翘个什么头啊,累死了管他呢,你看得我起也吃两碗饭,看我不起也吃两碗饭,管你干什么屁事,只有自卑感的朱元璋,虽然当了皇帝,因此如此艰难困苦的出身,生怕这些下面的人看他不起,自卑感一来,就是变态心理的精神病,朱医生对不对,你们老祖宗,当然你是看脑科不看心理科的,心理科就是变态心理,结果要……,赶快,快马请泐潭禅师来主丧,结果泐潭禅师使节又拼命赶,从浙江赶到南京啊,他的首都在南京,那个时候也没有飞机,赶来了,他已经气得不得了,又要杀人了,这些办丧事大臣,这个治丧委员会要惨了,大家吓得发抖啊,然后这位和尚到了,他看到他来,心理舒服一点,出殡吧,照时间,结果下大雨,朱元璋气死了,老和尚一到,这个和尚也不是……,跟他俩年纪差不多啦,棺木一举,说偈子啦,下雨天流泪,都是浙江人的,浙江口音的诗,雷鸣,打雷,雷鸣地发哀,西方诸衲子,他带领一大批和尚来,同送马如来。朱元璋这下高兴了,马皇后信佛的,西方诸衲子同送……,我们这些所有的和尚来送丧,同送马如来,衲子,衲不是这个纳,衣服旁边的,你这样把它这个和尚纳进去了不得了,同送马如来。

  你看看,你们诸位,将来年轻做大和尚大师,这个诗不能够预先做好的,所以禅宗的机锋灵机就出来了,朱元璋这一下,好了。现在我们倒讲回来了,所以讲到刚才还是马祖的,学道不还乡,还乡道不香。不要说马祖是个和尚,朱元璋也如此,他那个田兴不来,他就叫秘书长,都是正式翰林学问好,你写信给我请他非来不可,大家代表皇帝写信,拿了稿子给他看,那文章当然很美,写得很好,他说不行这不行,我那个兄弟,田兴啊,看了你们的文章他更不来了,我来,自己来,他那封信白话信,我现在完全记不得了,好得很有资料的,写给田兴,他写给田兴的信,中间的白话文是,元璋是元璋,老哥,田老哥啊,朱元璋还是朱元璋,皇帝是皇帝,你来是看我朱元璋,不是看大明朝的皇帝,有种的过江来,格老子有种的你就来,这封信太好了,这就是真的信真感情,格老子俩个好朋友,皇帝是皇帝嘛,朱元璋是朱元璋,现在是朱元璋要你不来,不是皇帝要你来,你是来看朱元璋,不是看皇帝啊,你有种的过江来,田兴就来了,这封信他来了,来了给他盘桓好久,不做官走了,那么这个是疑案啦,后来历史上也说被他杀了,不过呢,查不到证据,反正田兴是不做他的官,田兴要么自己当皇帝,现在天下已经是属于你姓朱的,我不干,就是这样,朋友还是好朋友,朱元璋也很念旧呀,他倒楣的时候在乡村里种田,他做皇帝,除了田兴以外,也想那些种田的乡下人,当年在一起的,请进来到皇宫,也请了好几个来,结果都给他杀了,为什么杀?这些乡巴佬、种田的,一个斗大的字还认不得一个,皇帝请来做朋友,在皇宫里又穿得好,也吃得好,在这个天安门,人民大会堂玩得很舒服,然后有空呢,给这些部长、大臣来讲起,他啊,皇帝,你不知道,皇帝,当年格老子,我还打他屁股一拳,就把他腰都打断了,他叫“哎哟”呀,这个慢慢话就传到他的那里,你好好在那里玩、吃啊,很舒服,你讲他当年又给你拳头打到屁股踢下去啦,什么……昏倒啦,毫无道理,格老子不管的,宰啊,那朱元璋当皇帝可以呀,这个马祖不可以耶!所以他回到家乡,这个马簸箕的儿子,所以他不来了。相传,另外一个是相传啦,他回到成都只利益了一个人,利益什么人,他的嫂嫂,他的嫂嫂倒非常信,这个叔叔,出家的叔叔一定得道了,很虔诚地相信,别人看不上眼,她相信,她要马祖传给她佛法,马祖是开玩笑的还是真的我不知道,不过这个故事查无实据,有这个传说,我也在四川成都听来,他告诉嫂嫂你要学佛想得道成佛很容易,你弄个鸡蛋挂在床头,每一天早晨、晚上坐在家里听,有一天鸡蛋跟你说话了,你就得道了,这个嫂嫂就很相信,就把弄个鸡蛋挂在床头,鸡蛋怎么挂法,我请问你诸位,一定有个办法挂起来的,鸡蛋挂著悬空挂著,这个嫂嫂就照马祖的办法,早晨也去听听,晚上睡觉以前也去听听,听了好久好几年,忽然这个鸡蛋掉下了,“咚”打破了,嫂嫂开悟了,大彻大悟,也得道,这是听来的。再讲马祖的,后来禅宗的弘扬教育法,马祖是后来在江西一带,等于现在讲就是一个,他的声光之下自然形成了一个大学学院,所以下面出家、在家的跟他的人很多啦,他的最得意弟子也有好几位,七十多位,最重要的一个是百丈禅师,所以马祖、百丈。百丈这个是道号,是百丈山那个山名,山很高,年轻的时候,像你们这样年轻,跟著师父马祖啊做侍者,所谓侍者就是招呼师父随时在旁边,这个侍者你们都知道,这个在师父旁边好几年,两、三年做侍者,很勤劳也诚恳学法,有一天晚上,晚边了,傍晚,马祖出来散步,像我们一样经行,行香,一个师父出门,出山门外散散步,侍者年轻的百丈跟在旁边,江西一带野鸭子很多,水鸭子,江西、湖北这一带都很多的,野鸭子尤其是江西,很多的,野鸭子我们那里也有,晚边到,一群野鸭子飞起来,“呼……”就飞,他正在走,百丈也正跟在旁边,看到很好的风景,这个画面,一群野鸭子飞过来,马祖看到就问,哪里去了。它飞走了,他师父回转来就把他鼻子一扭,哎哟,他一叫,哎哟,蹲下去了,马祖说,你怎么不说飞走了呢。这个教育法,野鸭子,哪里去了,什么地方去了?他说飞走了,飞过去也,飞走了,飞过去了,所以他扭他的鼻子,等他叫哎哟的时候,他说,你怎么不说,不说飞过去了呢,这是什么意思啊,这个叫参话头,那么禅宗后世这样的方法叫参公案,把古人怎么开悟的这个故事,这个历史的真实故事再来参一下,参公案后世就比较少了,禅堂里。所以清末以后的禅堂,只晓得参一个死的话头,念佛是谁?参公案就比较很少很少了,那么过去呢,明朝之间呢,参公案比较多,清朝以后是参死话头了,这个就是公案。百丈怎么开悟的,然后,鼻子扭痛了,他就说,你怎么再不说飞过去了呢,百丈不答话了,马祖还在门口,看风景也好、做什么也好,没有记载了,百丈就立刻跑回房间,在他的寮房里就痛哭起来,哭了,这一哭啊,同学们也好,同学,亲证师问他,你怎么哭啦,他也不响。你想家呀,想回家过年啊?那你想什么?为什么哭了,他说,我的鼻子给师父扭痛了,这个同学们一想,这个也不是了不起的事,师父平常也不会打我们,我们的鼻子都好好的,都没有被扭过,怎么今天扭起你的鼻子来,很奇怪,跑去问马祖,马祖听了笑笑的,他说,师父什么事啊,我们那个海师兄啊在房间里大哭啊,我问他想回家吗,他说,不是,他说你把他的鼻子扭痛了,这个马祖答了,笑了,说他会了,就是这句话,他会啦。所以禅宗的佛法一点也没有用什么文章啊,你们这些大学毕业的,讲一句话,统统都是文气,弄个东西来又说是供养,给你就给你嘛,什么供养供个什么养,弄个……这个是发心啦,发个什么心,我要你给我好不好,干脆拉倒,我这个人不会读书,素来讲真话,你们书也读多了,满口的佛话一口的术语,人家都听不懂的,你看禅宗祖师讲话,马祖说,海识得,就是说,百丈啊会啦,这个师兄弟跑回来,跟他讲,哎,我就问了师父,师父说你会啦,他就哈哈大笑,所以一下哭一下笑,为了什么?

  这个故事后面还很多,他还是照旧做侍者,这一下做侍者不同啰,马祖是,大禅师上堂说法,他俩个师徒百丈跟马祖改革丛林,创办的宗教,就是佛教的宗教革命家,不管一切就建了,所以大家集体共修,那个时候还没有起了禅堂,就是集体一起修,大家种田,自己自谋生活,这个丛林制度就是他俩师徒,所以丛林讲百丈清规就是他搞的,那么这个阶段,马祖他们兴办了规矩,马祖上堂就是我们这样坐在上面开始讲课了,做一个龛龛,这个讲台上面有个竹帘子挂下来,一上来以后把竹帘子拉起来开始讲课了,马祖上来要讲课了,百丈做侍者,要把竹帘子拉起来,等到马祖一坐上去还没有开口,百丈把竹帘子拉了一半“假使不对了,还得了,佛法,回去了,回去自己的寮房方丈打坐在那里,百丈又过来站在旁边,他说,刚才我还没有说法呢,你为什么把帘子放下,这个百丈没有答复他,看房间旁边有个……,过去人用的清洁具,清洁器哗”就放下来走了,讲完了,就是禅宗做法,所以马祖一声都不响也不发脾气,以马祖的威严,那叫拂尘,用动物的尾巴做起来就是现在打干净的,鸡毛掸子,那个时候不用鸡毛用马尾呀,这个百丈就看看那个东西马祖就把这个东西拿来放在手上,他说,我刚才还没有说法,你为什么就把帘子拉了,百丈就看看那,个东西,马祖转过来看这个东西,百丈说,即此用,离此用。即此用,离此用。六个字,两句话,后来记下来就是六个字,即此用,离此用。马祖一听,喝,有没有加乱讲两个字,不知道,喝,他就赶紧把那个放回去,马祖补了一句,还是原话,即此用,离此用。这些详细的也许我前后还有点颠倒,你们翻《五灯会元》,翻《指月录》,或者翻《传灯录》这一段,这些叫做参公案。百丈禅师的法语,灵光独耀,迥脱根尘,心性无染,本自圆成。灵光独耀,迥脱根尘,心性无染,本自圆成,灵光独耀,迥脱根尘,心性无染,刚才怎么讲,不是,心性无染,本自圆成。但离妄缘,即如如佛。心性无染,还有两句翻一翻,反正他们几位,我们一班同学,老的也好嫩的出好跟我好多年,一提都清楚,到时间都忘了我讲,哎,都对啦,老师我早就想到了,我不讲,哎,老师我也不知道,都很高明的哦,还少两句等等埃灵光独耀,迥脱根尘,体露真常,不拘文字,心性无染,本自圆成,但离妄缘,体露真常,不拘文字,那,你看我表演给你看,我的笔记本自己带的,他们同学当年也同你们一样,动不动记笔记本,记了多少次了,不行,现在叫他帮我想不可能,所以我知道,求人不如求已,还是老头子自己来就出来了,这些古老板很古啊,古到上古去。灵光独耀,迥脱根尘,体露真常,不拘文字,心性无染,本自圆成,但离妄缘,即如如佛。禅宗心法都传给大家了,他说我们自己本身本来在这里嘛,随时不变的,你要无想无念,那个无念无想不是你去无念你去无想,这个妄想心理根本不在你里头停留啊,它本来没有根的就是无想,本来没有根的所以叫无念,然后一切无所谓空,无所谓有,自性的灵明,灵光独耀埃迥脱根尘,什么根啊,眼睛、耳朵、身体、头脑这些都是根,生理的。尘,什么是尘呀?外面的物理世界,声、光、变化都是尘。我们自性离开物质的离开肉体,他不需要,自己本来一切生理呀,一切物理世界起的作用都靠它来的,所以灵光独耀脱离开解脱了根尘,你只要眼睛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,不是故意做的,也不要故意把念头压制下去,自己本来很现成的,体露真常,它全体显露了,它是永恒存在,不生不灭的一个东西。不拘文字,你叫它佛也好,叫它觉性也好,叫它道也好,叫它祖宗也好,上帝也好,叫它哈不隆咚也可以,它也不怪你,体露真常,不拘文字。心性无染,我们自心自性的本体,并不受任何东西的染污,好的不受,不受好的染污,也不受坏的染污。本自圆成,本来现成的。那么你怎么用功,那么你怎么用功,但离妄缘,一群野鸭子飞过去了,马祖问百丈,对不对,这是什么?野鸭子,哪里去了?飞过去了,同那个金刚经说的,过去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,不一样吗?现在我们假使问我们这几位老朋友,当年文化大革命你们怎么样?野鸭子飞过去了,那还管它个屁,过去就过去了,就是这个道理,所以但离妄缘,离了一切妄想因缘,此心境呢,即如如佛。一切的痛苦,一切的恩爱,一切的荣华,一切都飞过去了,只要离开这些妄缘,当下一念清净,刚才晚上这一堂坐在那儿,就是如如佛,“如如”两个字形容不动,本来不动,清净的意思,但是注意这两个字,不一定作本来不动的解释,“如”字怎么说,好像,好像,差不多像了,就是佛,所以“佛”中文翻译,这个“佛”不是以个人作代表了,就是宇宙生命同我们生命的根根,这个翻译叫做“如来”,如来并不是只代表释迦牟尼佛,所有成佛的人他的总称代号就是如来,你要知道喔,这个“如来”,是翻译用的,所以翻得太妙了,如来,好像来过,释迦牟尼佛好像来过,走了,但是你看好像来过,可不可以翻译“如去”呢,嘿!可不可以翻译“如去”呢?可以,古文曾经不翻译如来翻译如去,后来研究了以文学气味来讲,“如去”两个字不如翻译“如来”的好,但是“如去”在哪里呢?十个名号里头已经用了,用了什么叫善逝,逝、过去了,善于过去,善于逃避,善于走了,十个名号之一,翻成“善逝”,就是如来如去,所以,但离妄缘,即如如佛。你看现在余小姐一上来野鸭子飞过去了。

  一般的佛法,渐修法门,到达了讲道理而可以证入,讲道理可以证入,有形相可以证入,有方法可以证入,都是如来禅,譬如刚才讲的,马祖百丈师徒的这个公案,这个故事,百丈禅师后来说法,就拿我们刚才给你讲的,他的说法是法语,因为他当然不能说他是佛,只好叫他是祖师,等于孔子以前没有圣人,孔子以后谁也不敢称圣人,划分了一个时代,释迦牟尼佛以前,释迦牟尼佛说有佛,佛可以这样讲,别人不敢说,释迦牟尼佛以后,到现在没有第二个佛,纵使有也不敢,不好意思,所以像百丈禅师所说的法语,灵光独耀,你们体会一下在座打起坐来,不打坐,现在就可以体会,这个心中什么杂念都没有眼睛还是张开看到的,不过不注意去看一个东西,耳朵也听到,不注意听一个东西,身心都摆在这里不用,灵光,可是能知能觉的这个东西本来存在的,灵光独耀,迥脱根尘,体露真常,它身心本体,本来明白地呈现,摆出来在这里。不拘文字,你讲它是如来也好,讲它是佛也好,讲它是禅也好,这些都是文字了,有一个言,什么叫文字,文字就是语言,言语,什么叫语言,言语呢?言语就是思想,你在里面想的没有表达出来的叫思想,表达到嘴巴上就叫语言,把这个语言记录在白纸上就叫文字嘛!就那么简单,还不是一个东西,它过一个阶段变了一个样子,名称就不一样,在里面叫思想,思想还要分,思是思,想是想,把思想在里面的,不能……,在内在的说话不叫说话了,到了嘴巴上把思想表达叫语言,语言记录下来就是文字。他说体露真常,不拘文字,什么都没有。心性无染,因为这个心性本体不受任何的染污,善也沾不上,恶也沾不上,什么都沾不上,体露真常,心性无染,本自圆成,本来自己圆满,本来自己很现成的,本自圆成。怎么样修证啊,但离妄缘,一切妄想放下了,不要……,放下这是个方便的话,硬要自己内在想把妄想放下,放下了什么都不知道,无想定就是禅了?还有人不懂,拼命在追这个,奇怪,都讲过了。但离妄缘,即如如佛,像这样的说法,有理由可究,像这样说法也有方法,有次序有理论,有事实可循的,等等,都称为如来禅,如来禅都是一个东西嘛,这可以说这些分类以它的教育法,以它的时代方便,以它的地区言语不同而差别。那么什么是祖师禅?那完全不同,如果我们比方法,百丈跟著马祖,这是什么?野鸭子。哪里去了?飞过去了。鼻子把它一扭,哎哟,这是祖师禅,就那么简单,下文都没有,你去体会去。这还没有什么了不起,还有更了不起的作风、手法,那是祖师禅,连你做什么注解都无法注解,无法解释理由,可是你真悟道了,哈哈一笑,完全懂了,那个呢!是祖师禅。如果讲祖师跟你讲的话,用的方法是无义语,没有道理可以解释,无义语,没有意义的,没有道理可以解释的,那是祖师禅。如来禅以下有义语,有意义,有道理可以推测的,所以你要分类,问这个东西,讲起来就很多了,你这么一个问题,如果在研究所,你问好,文化程度高,就可以写博士论文,写了这样一个题目,写它个二、三十万字一本书出来,然后指导老师叫个有声望的,给你挂一个名,慢慢考取了就是博士一个了,千古文章一大抄,这还客气话,千古文章一大“偷”,都是偷来的,这些大概答复你是这样,仔细研究问题还很多,可是你要注意喔,希望你在这里,这几天当中不要浪费这个精神了,好好研究自己怎么样能够得定,怎么样能够修到止观,至于什么如来禅、祖师禅,这些名相知识问题很容易解决,没有了不起,就怕你不开悟,一悟千悟,真的证悟了那个心性的境界,万法皆通,你自己都明白了,要不要来扭一下鼻子啊,扭了鼻子好睡觉,我们现在放参了,回去休息睡觉,既然讲到禅宗,我们给你参一个话头,这个话头,也是祖师禅也是如来禅,所谓话头,禅宗叫参话头,“话头”现在翻译过来就是问题,话的头头,这句话还没有说出来那个头上前面,就是问题,古代呢不叫问题叫话头,那么在江浙一带讲土话,侬啊什么话头啊,你想讲些什么讲话头,就是这个,话头,所以禅宗是参话头,什么一个话头呢,今天我们讲了禅,今天给你参个禅,话头,不是,念佛是谁这一套,“无梦无想时,主人公何在?”有义语的话头,我们白天清醒,脑子精神好的时候思想,都能够作主知道,作梦的时候呢,虽然做不了主,理论上我们知道,作梦的也是我,这个作灵魂,作主人公的心性去作了梦,但是真正也不是像白天那么清醒又不作梦,完全睡著了,甚至可以说,睡得像死人一样,我这个心性本体,能够做主的在哪里,这个你找到了嘛,生死来也不怕了,睡眠就是这个小死亡,睡著了就跟死人差不多,不过还差一点呢,这个来往这口气没有断,真的睡著了,来往这口气出去了不转来,就再见,或者这口气进来了不出去,拜拜,一样就是再见,就那么简单,睡著了,这个时候,所以今天晚上看看这个话头参得出来否,“无梦无想时主人公何在”,参不出来一辈子去参去,有一天参通了,不要说你大彻大悟,至少有一点道理了,无梦无想时主人公何在,在哪里?这个话头不能扩大了,扩大了以后就是这样,父母未生以前,我的父母还未生我,如何是我本来面目啊,我本来的生命那个东西是什么,怎么样会来投胎,怎么样变成我来,父母未生以前,如何是我本来面目,怎么样才是我的本来,究竟是唯物的还是唯心的,唯心,唯心怎么来,唯物,唯物怎么变,其实你这样参,参第二个话头,比较不大容易上路,我告诉你,先参第一个话头,无梦无想时,主人公何在。至于说,这个就是……,刚才我答复那个同学说的也是如来禅也是祖师禅的话头,如果真讲祖师禅的话头,那不好参的,怎么参,如何是佛,什么是佛,干狗屎。干的狗的大便,你去参去,如何是佛,干狗屎。

  有位同学提了问题,问到如来禅与祖师禅的差别在哪里,这些问题啊,我告诉你,不是问题的问题,怎么叫做不是问题的问题呢,依禅宗佛法来讲,原始没有这一套什么啰嗦的东西,任何一个学问,一个东西,越到后代,后代一来,就越来越变质了,越精细了,分门别类越多了,本质越差了,一个文化也是如此。所以我常常说进步与退步,什么叫进步,什么叫退步,同样的一个问题,人类的历史文明以科学物质的文明来讲,越来越进步,越细密,以文化精神文明来讲越来越退步,越变样,不是那个本质了,我们现在不牵扯那么多,年轻同学问如来禅、祖师禅,大概书也看得……,乱七八糟的书大概看得蛮多的,所以喜欢搞思想,这学术界与禅宗后来讲到佛教禅法的分类有这个事,实际上还不只这样,有八种禅,也有九种大禅,你年轻要想研究,你翻开我告诉你捷路免得你去找,你翻开佛学大辞典看看,什么是八种禅,人生的日子非常短暂,所以我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,这两天乱扯一顿,扯到什么禅宗等等……,一讲禅宗天下大乱,怎么说法呢,大家就狂起来了,所以学禅,禅宗的“禅”,有一个很容易发生的流弊,变成口头禅,就玩嘴巴了,真正的功夫,真正言下顿悟,一句话下面大彻大悟的人,千古以来,几个人而已,不是普遍做得到的,譬如像禅宗的六祖,慧能大师,我们的老祖师,一个字也不认识,没有出家以前挑柴卖,听到人家念《金刚经》,听到一句话,他也不认得字,应无所住而生其心,就有所领悟,所以后来才到黄梅,因为他是广东人,那个时候向北方走,黄梅在湖北,到了湖北,见五祖,然后服劳役,五祖一看,太聪明了,要加磨练,所以给他最苦的工作做,磨练了两、三年,再给他讲一次,《金刚经》,所谓三更入室,半夜起来给他讲《金刚经》,重新讲到,就无所住而生其心,这个时候,才是真正大彻大悟,这一些是禅宗的真实的公案,从后来说马祖、百丈、临济、曹洞等等以后,言下顿悟不是没有人,太难了,太难、太难……,都变成口头禅,不然呢,就是野狐……,更差一级就是野狐禅,什么叫“野狐禅”呢,就是百丈禅师的时代的公案,后来昨天讲到百丈禅师,以后他在江西,马祖过世了,涅槃了,他开堂说法继承法统,那当然,这个门下士跟他参学的太多了,每次上堂说法,上堂说法等于我们现在一样,这个呢不是说三言两语打机锋,譬如我们昨天所提出来的,灵光独耀,迥脱根尘,不过给你们介绍一下,不是这样讲,什么叫上堂说法,禅宗大和尚上堂说法,譬如妙老大和尚,平常不随便讲法,上堂说法的时候很严重了,披上袈裟,正式的比丘的礼服穿上,前面一个小和尚端著檀香炉,两排好几个,拿到拂尘,拿到锡杖,然后前面引磬开路,叮叮,香花缭绕,那等于皇帝出场一样,然后到了这个座位上,和尚慢慢登座,坐在上面,下面不是你们这样坐著了,站著了合掌,等于朝廷皇帝上朝,寂然无声,一点声音都没有,和尚才开始说法。所以禅宗的大禅堂,大殿上有佛,禅堂里头过去不供佛,没有佛,没有佛像,为什么?佛、法、僧三位一体,大和尚本身就是现代佛,代表了佛,三位一体,所以和尚堂说法,和尚这两个名字就是大师,现在给人家听的,以为是随便叫,过去叫和尚,很严重的,像我们当年第二次……,在抗战以前,和日本打仗以前,普通人看到出家人某某师,譬如宏忍师、诚信师已经了不起了,什么诚信法师,这个就很严重,没有几个可以叫法师,现在,今天头一光明天就法师,那就是没有发的法师了,头上无发的法师,这是随便了,法师,也就是阿阇黎的一个称号,“阿阇黎”就是教授师,教授两上字出在佛经的戒律方面,大学里头教授,教授师就是阿阇黎,大阿阇黎,大教授师称法师,现在都随便了。和尚上堂说法,怎么说呢,昨天你们看了百丈那几句,你们同学背来了没有,黑板写出来,那么百丈禅师当场的说法怎么样,本人不在场不知道,我们小的时候,看到禅宗大师说法,灵光独耀,迥脱根尘,体露真常,不拘文字,好像唱京戏一样,心性无染,本自圆成,但离妄念,即如如佛。下座。我的妈,听了半天不晓得搞什么,等于我年轻的时候,在杭州,就跑到玛瑙寺、菩提寺,听些大师讲经,讲一部经“如是我闻”四个字讲了一个礼拜,什么叫做“如”,“如”这个音怎么样读,“如”是什么意思,又是如来如法,反正一大堆,听得下面,像我那个时候二十几岁,很想找个佛法这个什么东西,越听越想睡觉,他讲的我都听懂了,但是觉得都没必要。一个如字,一个如字讲了两天,如是,是讲了半天,一个我字发挥了很多,一个闻字,这种讲经方式,在一百年前还可以,因为教育不普及嘛,你这样一个字作国文上课一样,慢慢解释,表示学问多,这个法师讲得好,大家都不懂嘛,下面听经的人呢,知识程度什么程度,斗大的字不过认识一个把两个的人你这样讲可以,你高度知识分子,听你这样讲才受不了呢,所以呀每个庙子呢,开始的人都很多,进来的,但是都是年老的,年纪大的人,最后呢,剩下来每个庙子,都是几个老太婆,所以我批评每一个佛教的庙子,一进来一看,女的多于男的,老的多于少的,最后剩下来,五、六个老太太经常来的,都是如此,一到了天主教堂、基督教堂一看都是年轻的,而且都是讲洋文的,而且每个活泼泼的,到了佛教庙子看看,每个死沉沉的都是老太婆,然后嘟嘟……不是说老太婆不对呀,它自然走上一个暮气,就是要……要……,太阳下山那个味道。

  譬如虚云老和尚也是我师父,在重庆讲法,当然我们……,他的弟子皈依他的有多少数不清啊,每一次一皈依,都是密密麻麻,都满了整个都是,那么取法名怎么办,宽字辈,宽字辈,你原来叫什么。我原来叫憨不楞蹲,那就是“宽憨”吧,你叫什么,你叫“愣不憨”吧,你叫“宽楞”吧,反正乱取一顿,都是皈依弟子,至于这些,这个这个贡噶活佛也是我师父,密教的大师了,除了那些人啊,都来灌顶,灌顶灌不到的,后面的怎么办呢,拿竹杆子吊在,呿……头上一洒,都是灌了顶了,都灌了,活佛灌顶了,好像顶上都好像好清凉哦,我站在旁边看了无限地感慨,很好的一个,世界上最好的一个教育,最好的一个宗教,一个科学、一个哲学,最后搞个宗教形式搞成这样,我们讲回来,不要讲多了,虚云老和尚上座说法了,羚羊,他的湖南腔我也学不来,羚羊挂角无踪迹,一任东风满太虚,下座。我们私底下问,师父啊,你这一套,我说你手里教出来几个呀。末法时代根机不行了。所以他都叫人家念佛。我说师父啊,是他的根机不行,还是您的手段不对呀。我跟他俩乱讲,别人是不敢喔。

  一个贡噶活佛,贡噶活佛你们没有见过那个师父,西藏的红教、白教、花教、黄教的大师那真是啊,个子呢比我还高一个……高三分之二,我手要这样摸到他的头,身体这样宽,他一天到晚盘腿坐在上面,难得下来走一下,走一下,我在他旁边我变成他的手棍了,他手正好放在我头上,我说师父啊,我好像变成你的手棍了,他就笑了,那么宽,那么一个大个子,一天到晚盘腿在上面,后来我问那个师兄,你跟他多久了。四十年。我说,我们师父有个什么长处。那个西藏人说,什么意思。叫人翻译给他听,我不知道。 这位跟他的师兄,我们叫他“包包喇嘛”,这里有个肉包包,不是天生的喔,他天天拜佛,拿这个地方碰地下,咚啊咚,这样磕头,磕出来一个包包,他有天眼通的哟,他说你问这个问题答不出来。我说你想想看嘛,你跟他四十年在旁边。他说我告诉你,我跟他四十年,没有看他发过一次脾气,哎唷,我说这还得了,这就不得了,因为贡噶师父不发脾气,什么态度,永远是这样,永远是笑脸,有时候我问他问题,特别刁难、古怪,他还是笑著,不像我一动就骂人的,这两个方式不同的。我说,是真的呀,你跟他四十年你没有看到师父发过一个……,他随便什么事情,他说……我说,好了,这一句话就够了,不要再问了,不像你们这样问东问西,他的鼻子怎么样,鼻子向下的嘛,左鼻孔呢,左鼻孔也是朝下的,右鼻孔呢,更朝下嘛,多啰嗦,问问题就要点一抓,就……,闻一而知十啊。

  所以讲禅宗,百丈禅师上堂说法,有一个老头子,每次他说法就站在旁边听法,听了好久了,有一天,百丈禅师突然动念了,很奇怪,这个老头子,怎么每一次说法他都很诚恳站在旁边听,大家都出去了,除了……,这是禅堂喔,说法是说法堂喔,丛林下禅堂是禅堂,说法堂是说法堂,所谓“说法堂”等于现在讲课堂上课的,百丈禅师……,他一个人还留在那里,百丈禅师就过去了,你怎么还没有走呢。师父啊,他说,我不是人。你是什么。他说,我是个狐狸精。百丈禅师听了也不稀奇嘛,狐狸精也好、鬼也好、妖也好、怪也好,还不是一切众生之一,平等,平等。喔……这样啊,为什么事呢,在这里不走。我请师父给我解脱。他说,怎么一回事埃他讲了,五百年前,我也是个法师,是个出家法师,善于说法讲经,因为讲错了一句话,就是一个字,这个业报堕落,过了五百年的狐狸身,所以叫野狐身,因此请师父给我解脱。百丈禅师一听,他说,怎么样错的呢。他说,当时我做法师的时候,有人问我,大修行人,很大修行的人就是大菩萨修行,打坐、道理、佛学、戒律,都很好到了,了不起了,不是普通喔,大……,还落因果否。佛法的基本是三世因果,六道轮回。大修行人,你大彻大悟了以后,等于说,还受不受因果律的拘束呢。那翻成现在话,对不对,翻得对吗,不要随便答我喔,答错了,小心啊,做狐狸不好玩哦。他说有人这样问我。百丈禅师说,你怎么样答呢。我答说,不落因果。大修行人,人家问的,大修行人点一点,一句弄好嘛,还落因果否。他说,我答的,不落因果了。就解脱不了,你要晓得当法师说法,换句话当老师、法师,不要说讲佛法,普通做一个教育界的老师,我们小的时候,所谓听的,给老师的,做老师的门口挂一副对子,“不敬师尊,天诛地灭”。不敬师尊,不敬老师,不敬师父的话,你会天诛地灭。但是做老师的,“误人子弟,男盗女娼”。你的果报还得了啊,你以为教育好办教育的啊,耽误人,把人家的教错了随便办学校做老师好做的啊,误人子弟,男盗女娼。这都是因果。尤其做法师一个字答错了,五百年做野狐精啊,百丈大师一听,这样,好,你问我。这位老人家就来了,正式请法,跪下一拜,站起来恭敬合掌,师父请问,大修行人,还落因果吗。百丈禅师说,不昧因果。不昧因果,这个“昧”字晓得吗,古人学问中国字这样,不昧因果,昧良心就是这个“昧”,譬如说,我钱放在你那里寄放,然后我准备回来再问你拿,我家里要用,要吃饭的,结果嘛,过了好久,我回来问你,你说没有呀,你几时放钱在我这里呀。明明如此嘛,昧了良心,遮起来,所以有时候我们土话讲,昧良心,不是没有良心,是这个昧良心,把这个良心按昧起来。你看他原来答得不落因果,肯定的。百丈禅师说,这样啊,你问我,大修行人,不昧因果,没有否定因果喔,那么,不落因果,大修行人,否定了因果。他没有否定喔,可是就是说,因果对他没有办法啦,没有这回事。所以他们成都的我这些老同学来,我这个老师兄也不知道,我在成都当年,我的老师还在,在文殊院来了……,那个时候,来了二十多个大和尚,因为我还只二十几岁,请我吃饭,那个饭不好吃啊,我老师,我的先生就讲,袁先生就讲,嘿,怀瑾啊,请您吃的是鸿门宴。

  鸿门宴,有一个同学讲,那是单刀赴会啊,你去吃吧。结果这些大和尚,吃了饭就问我,要我讲佛法,讲了以后问我问题,那成了佛……,也谈到这个,成了佛的人,还受因果拘束埃我说当然,不是拘束,就是不昧因果,最后是那是怎么样,我说,证得菩提是因,行入涅槃是果,依然不离因果,这个老和尚们大家一听,合掌,总算那一歺素菜把人家骗来吃得很开心。所以你说说法,回转来讲,百丈禅师这一句话,当然讲得声音很肯定的,不昧因果,这个老人家跪下,好,师父我得解脱了,已经得解脱了,罪孽消除了,并不需要靠打香板,所以智慧的解脱,理念的消除。我有一个要求。百丈禅师说,什么要求啊?明天请您到后山,百丈山的后山那个洞里头,把我烧化,烧化就死了,尸体提出来点火烧了,但是一个要求,你不能以异类看我,异类,因为他是狐狸身嘛,现在看到是个人,可见功力多高啊,他前身修行的功力还是很高,可是你真正的身体是一条狐狸嘛,他说师父你明天到后山山洞替我烧化,不能以异类看我,还是要以比丘的礼给我烧化,因为他当年是比丘嘛,说法错误了,所以变成野狐精嘛。百丈说,可以,这个对的。照普通讲戒律的人,怎么可以呀,这些大师们戒律不同啊,他通达得很,所以他要求,不要以异类看我,你不要看我不是人,我还是出家比丘,这里又岔过来了,百丈禅师第二天,就下命令了,叫跟著他的学生几百个和尚,早餐以后,穿上,通通穿上袈裟,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师父是怎么搞的,什么事啊,都没有讲呢,大家都不晓得,听命令穿上,跟我到后山去,有一个比丘过世了,一起去送葬、烧化,到那里,山洞一找,一条狐狸,小水牛那么大,然后,百丈禅师用比丘的仪式,举火烧化。所以,禅宗本身骂人“野狐禅”,就是这个典故来的,刚才顺便讲到这些野狐,我所以又岔过来,你翻弄《佛祖历代通载》来看,我们唐宋以前一般人修行,你像这一个法师说法错了,业报变五百年的野狐精,狐狸的身体,但是他可以变成人来听法,这是什么本事啊,可见他的定、慧功力是很高,不是简单的,但是你定也好、慧也好、神通也好,你什么功夫再高,有一个功夫最伟大你脱不了的,业,这个业报,这个业力,所以唯有把自己的业气,业力的习气转变了,才是真修行,不然你神通具足逃不过业力。

  所以我告诉你们,西方三圣中间阿弥陀佛,左边站的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,大家都忘记了右边这个大菩萨,这个菩萨一来,阿弥陀佛也没有办法,不批准了,什么佛?大势至菩萨,这股势力一到的话,谁都挡不了,那个历史要转变,那一股大势至一来,像黄河崩堤一样,你什么都挡不住,这叫大势至菩萨,人要到死的时候,你们这些大医生打针吧,吃药吧,他大势至来了,那只有个什么,阿弥陀佛,就是这个道理,你看佛教这些标记,佛像你就看清楚了,大势至菩萨,在凡夫代表了这个业力,这股力量,在菩萨是代表愿力,那么伟大的一股势,什么叫势,懂不懂?懂不懂,懂吗,你一定懂,你很聪明啊,什么叫“势”,我告诉你,你看到啊,这个东西重不重,不重,很轻啊,对不对,没有什么了不起,我在这里拼命地转,眼睛瞪得很凶一样,打你们哪个的头,你们全体都要看到,如果我飞出来一打,不晓得打到哪个头,大家都要躲开,对不对,这个叫势,如果真正打下来在这里,随便一个小孩子拿来都可以玩,他就失势了,屁用都没有,这样叫做“势”,你懂了吗,一个最小的东西,当它在转动那个力量,很重的时候,等于说在我们顶上吊了一块石头,只有四两重,如果在上面旋转,掉到我们满堂一、两百人,一、两百人都要躲开,格老子打破我的头,那还得了呀,等到这块石头落了地呀,拿在手里随便玩,它只有四两重嘛,可是在它旋转的时候,它的威力就不是四两重了,那个叫做势,所以当你生命的业力还存在在转动的时候啊,你怎么修行,你心里想,像你们年轻人,心里动了念了,想下山去玩玩,怎么玩,当然,大家不要说明了,那个时候,不得了,我要犯罪了,嘿!不行,不行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再阿弥陀佛都拉不住啊,他那个大势至来了,对不对,所以道家里头要你……,罗汉里头,降龙伏虎,你们年轻那些和尚,那个猛虎要下来吃人的时候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你不要动了,不要动了,拜托啦,不要动了,来不及,不要动,不要动,他蹦跑出来,对不对,所以大势至菩萨你要看通,现在我们讲了半天好吃力哦,因为你们都太外行,所以我讲得那么啰嗦,如果都是内行,我就不要这样啰嗦了,我也是业果报应,你们好好坐喔,如果不好,来生变我的嘴巴,也是这一辈子一样把你用死了,我们刚才……,早晨开始讲起,这两天讲禅宗,拖的大家都乱转起来了,所以“禅”不要多讲,讲了半天,不好好用功变“狂禅”,变狂禅也好,就怕变了“野狐禅”,因此我们要回转来好好……,昨天有一个同学提出问题祖师禅,祖师禅容易走向野狐禅,狂禅,我们走如来禅,规规矩矩讲修行,做功夫,慢慢大彻大悟,简单告诉你,如来禅是规规矩矩按步就班,有理路可寻,有功夫可证,一步一步来,渐修而顿悟,祖师禅,先顿悟,渐修不渐修,再谈,大概分类如此,这个用不著在那里转了,转来转去对修行无益了。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