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弘善佛教 > 禅宗 > 禅宗思想 >

南禅七日(14)

[禅宗思想] 发表时间:2018-07-04 作者:南怀瑾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  佛为什么拈花,达摩祖师到中国来,是南北朝梁武帝的时代,还没有唐朝啰,唐朝还要等几十年以后才有。所谓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禅宗的法门。不过达摩祖师没有那么讲,这是我们后世讲禅宗的道理。达摩祖师,有人问达摩祖师,你到中国来做什么。他说我要找一个不受人欺的人,不受别人骗的人。很简单,其实这一句话就是话头,话头,话的头头,这个话,这个念头还没有起来,在哪里,每一个念头没有起来,在哪里?念头过了,到哪里去了?这就是话头。另一个方法讲呢,话头就是“问题”。人生问题太多了,为什么身体会酸痛,为什么还要吃饭,为什么拉大便,为什么有痛苦,为什么要高兴,都是话头。所以达摩祖师说,我到中国来找一个不受人欺的人,换一句话说,找一个不受别人骗的人。我也常常引用明代,明朝的时候有一个人讲一句话,讲得很有道理,你们听听看,世界上任何一个人,这句话很严重,任何一个人,包括这些教主、大师们都在内,包括这些英雄、帝王、豪杰都在内,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只做了三件事就走路了,自欺,骗自己。欺人,骗人家。自欺,欺人。被人欺,受人家骗。任何一个人只做了这三件事,走路,自欺,欺人,被人欺。就是这样一件事。儿女,俩夫妻生个孩子,传宗接代做孝子,自欺,孩子们也欺父母,我要孝顺你,谁都没有办到,最后都受人……所以,孔子过去也讲,真正的学问,真正一个人修养,勿自欺。不要自欺了,不要骗自己了。人生哪个不在骗自己。所以达摩祖师来,所以他,你翻开禅宗资料的记载《传灯录》。

  所以达摩祖师告诉你,禅宗非常注重行为,除了悟道,直指人心,见性以外,注重行为,所谓,报冤行,意思就是说,我们生命到这个世界一切都在还账,都在还人家的账,都在还账。譬如,我们出了家,常常上课堂要念,上报四重恩,下济三涂苦。这四种恩为什么要报,国恩、父母恩、师长恩、众生恩,众生对你有什么恩?当然有恩,我们在座的哪一个下过田种过,哪一颗米是我们种的啊?哪个劳动,哪一件衣服是我们自己去织的啊?都是社会上众生的劳力弄好,你说我用钱买,哪一张钞票是你印的啊?印钞票为什么可以印啊?都用脑力、用智慧,头脑力量弄出来,所以众生恩很重啊,所以,上报四重恩,下济……这都是“报冤行”,达摩祖师真的讲随缘行,所以悟了道的人,随缘消旧业,不必造新殃。还账。你看永嘉大师在永嘉禅师证道歌上,了即业障本来空,未了还须偿宿债。报冤行,随缘行,对于此事无所求,这四种行,就是修行,心理行为同外面行为,这个资料,禅宗史,达摩祖师这种资料在类书,禅宗的类书呢,在这个《传灯录》,其它的五灯会元各方面都有记载,不过,提醒你们多注意,开始没有参话头的,你们都知道,他跟梁武帝谈话不投机,为什么他来看这梁武帝,他达摩祖师到中国来,从海上来海路来坐船来,在广州登岸,广州,江南一带,黄河以南,所以叫南北朝,黄河以南,那个时代,那几年是梁武帝的……梁武帝是非常信佛的,自己做皇帝,又讲经又说法,又把自己身体,皇帝把自己身体布施给庙上做佣人,当然布施……搞得满朝文武大臣大家凑钱又把他赎出来,不晓得搞些什么东西,譬如像后代的李后主那个词,诗文做得多好啊,皇帝,政治就搞不好,所以李后主被赵匡胤俘虏了以后,赵匡胤讲,这个李煜啊,拿做诗、做文章的精神来搞政治,哪里会给我消灭得了呢,梁武帝拿学佛搞这一套的精神好好把天下治好,哪里在他手里自己就亡掉呢,所以不能说梁武帝,皇帝都信佛,你们这是不懂历史讲话,懂了历史,那是一个丑陋的事情,信佛是好事,他的行为、做法并不聪明,很丑陋。所以达摩来跟他谈,梁武帝,那还得了,把国家的财政拿来修庙子,什么都干,到处修,学术也好、文章好、学问好,所以我们以前读的诗,南朝三百……四百八十寺吧,三百八十寺啊,是四百,好像……我反正不会算清楚的,多少楼台烟雨中,你看修了多少庙子,当然,不是完全的,南朝是六个朝代啊,宋、齐、梁、陈、隋到唐,所以南朝这个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啊,所以江南风物之美,这个庙子。

  这个达摩来见他,梁武帝当然晓得这是禅宗的祖师,很有礼貌对坐就问佛法,达摩祖师一点都不客气哦。他说,请问大师啊,我又吃素、又念经,又做了多少好事,又修了那么多庙子,这个以宗教徒来讲,了不起了,像我们讲哦,那是,你是大菩萨啊,达摩祖师说,他问这个好不好,有什么效果。达摩祖师怎么讲啊,此乃人天小果,有漏之因。这是什么了不起啊,你功德做得大,死后生天,享福报,天福享完了再堕落下来,此乃人天小果,有漏之因。不彻底、不究竟,不是佛法菩提道啊,这个梁武帝一定想你是个印度来的,又是佛教大祖师、教主,你看我为佛教做了多少,以皇帝之尊,那么多,希望他不发奖状嘛,来一个一顶高帽,半顶戴戴也舒服。碰到达摩祖师毫不客气,不懂事啊,当下训他一顿,此乃人天小果,有漏之因。这一下,话不投机,当然后面还多呢,那么,后来问到佛法的中心去了,他说,那请问大师,怎么样是成佛的境界,佛达到证得菩提境界。他答复四个字,廓然无圣。成佛的境界没有一个佛,所谓圣人,自己认为不是圣人,圣人没有,既不是凡夫,也不是圣人,就是这样一句话。“廓然”不是这个郭……城廓的廓里头一个郭,空空洞洞的,既非凡夫,也非圣人。空的,等于六祖说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那梁武帝就问了,这样,那我的对面是什么东西埃他跟他对面坐著,你是禅宗的祖师嘛,你成了佛的,你说什么都没有,你还有个你坐在我对面啊,他说,对朕者谁。那我的对面是什么东西埃历史的记载上两个字,“不识”。你们都看过,对不对?我们也讲了几十年,达摩祖师答他“不认识”,全错了,所以禅宗的语录没有办法看的啊,你要看禅宗的语录,第一个要懂得客家话,懂得广东话,懂得闽南话、福建话,差不多百分之七十的大祖师都是福建人,厦门人,过去还不太多,人口不多,福州特别多,譬如百丈禅师,福州人,很多都是福州人,南方,所以他们作了大师,当时国语不普遍,等于比我的国语还差,他讲的话很多都是当地的土话,而且是那个时代的土话。譬如达摩祖师记录上说,梁武帝问他,坐在我对面是什么?他不识,就错了,到了广东的话才通“不识呷”,他那个“不识”就是福建话“不知道啊”,这就读懂“不识呷”,所以他在广州上岸,先来学国语,而且那个时候,客家话、广东话是唐朝的,南北朝唐朝时候的国语耶,这个闽南话是五代,当宋朝的时候的国语耶。语言是三十年、五十年一变,(是按呢生啦)这个样子啦,所以他说,不知道,不是说不认得,不知道。他是说,那我的对面是什么东西啊,不知道,这是这个话,所以两人话不投机,他就过江了,过了长江是北魏,当然梁武帝跟他俩个……本来很恭敬他,话不投机就不发给他通行证啊,出境证没有啊,那么达摩祖师说,老哥,你不给我出境证,一苇渡江,到了长江边上,把草……这个这个芦草编呀编呀,并不是一支芦草啦,他并没有气功渡江,把芦草编起来一个小小的,踏在上面过了江,当然功夫也很厉害,身体很轻灵,所以到了嵩山。其实,如果要研究起来,达摩祖师在中国十几年,在南方也住了,浙江也住过。

  所以浙江东阳有个傅大士,中国人,达摩祖师,还有个真正的得道的师父,志公大师,宝志禅师,这个人更奇怪了。这些人达摩祖师都碰过的,宝志禅师是孤儿出身,一个老和尚像我们妙老一样,有一天山边走路,听到一个婴儿,小孩子哭,他到处找,看到树上有个小孩子吊著,一个包包吊在树上,老和尚去包包拿下来,是个男孩子,就抱回来养大,就是宝志禅师,志公禅师,我们小说上写的,济颠和尚很多事情不是济颠的,是志公禅师的事,小说乱扯,都把他扯在一堆了,管它呢,也蛮好。宝志禅师是后来是不得了的。你要学禅宗,你们年轻人,最好把永嘉大师证道歌背来,怎么背,告诉你,唱啊,君不见……,那个,那个,那个……那个东西叫什么,铁打板来打,君不见,绝学无为闲道人,不除妄想不求真,得儿啦哒哒……这样唱出来,很好背,非常好听,保险,你们也不晓得,你唱这个啊,妙老听到也不好意思讲你不对了,只好,妙老就嘿嘿……他一定这样子的,你把永嘉禅师的证道歌背来唱来,把志公禅师的十二时辰颂背来唱来,编成歌曲来唱,比你读了一千部金刚经还厉害,我告诉你,真的哦,不是开玩笑,什么佛法道理修道都在内了。志公和尚后来长大了,讲达摩祖师也讲到他了,你问话头讲了一大堆,我这个人真啰嗦,告诉你两句话就对了嘛。志公后来疯疯颠颠,有人向梁武帝报告,有一个疯子和尚这个样子,把他抓来关起来,开始呀,没有拜他为师以前,他关在牢里,照样在街上玩,人家又给皇帝报告,他又出来在街上玩,然后到牢里一看,他在里头坐牢,再到街上一看,他又在街上,两个,这一下子,所以梁武帝请他出来,后来拜他为师。志公和尚,志公大师当然知道他达摩,所以达摩,这一边,浙江傅大士,志公,都见过,他因为找不到传人,所以在嵩山上闭关,一个人面壁九年。

  日本人现在学禅宗打坐啊,像这样一个禅堂,日本人打坐,怎么坐呢,这个禅凳不是这样,离开的,面对到墙壁,我们如果走到禅堂来,看到一个一个都是屁股,都是背的,你说他不对吗,美国人也学成这样,日本学理的禅,还问我对不对,我只好不加可否,我这是……我怎么答复啊,对不对埃我说这是日本禅啦,只好那么讲,我不能承认这个是对的,当然错的。达摩面壁九年,并不是说九年都不动,对著壁头打坐,变一个木头死人,就是昨天讲,心如墙壁,可以入道。世界上没有人看了,只好看看墙壁,看这些面孔都不对,有什么好看,你不相信啊,我告诉你,如果我们两百人,今天晚上都睡在禅堂里,你只要看了半夜,你不疯了才怪了,你看看平常蛮好的,到了睡觉的时候,不是嘴歪就是那个牙齿暴出来,这个眉毛动一下,那个扭一下,怪相百出,人相最难看,所以他要面壁了。

  后来,二祖神光出来,所以叫你们研究禅宗,要正式研究了,以后有个禅堂,先把禅宗的这些正史的历史搞清楚,二祖神光没有出家以前,学问,大教授、大学问家,他在山东一带讲《易经》的时候,讲易经学问的时候,一听,那个时候人口很少,听众一千多人,他学问那么高,忽然感觉到,这个中国道家、佛……易经、儒家,对于这个了脱生死,对于生命的究竟,到底还欠缺一个东西一样,后来忽然发现,翻译过来的《般若经》《大般若经》,《放光般若》,那个初初翻来,初初翻来的般若经很有名的《放光般若》,他看了以后,真理在这里,所以他出家了,他放弃了这些大名、地位,出家去。出家了以后,他在河南的香山一个人打坐修定好几年,至于说怎么安那般那,戒、定……他都会,懂得,你不要看他是那么简单,但是学问也好,功夫也到,就是觉得没有彻悟,没有了,所以他听人家说嵩山上有一个印度来的外国和尚。有点心,你……你菩萨,你尽管动吧,我讲我的,你分你的。这个他就,跑去找达摩祖师,所以有名的,二祖断臂的故事就是这样。冬天,到了是冬天,达摩正在那里打坐,他是……古代的人更讲规矩啊,给他拜了,这个时候,达摩祖师是面壁的,没有回头看他,一个真有入定功夫的人,老实讲,你以为打坐入定什么都不知道,真的打坐入定了,一颗灰尘掉下来都晓得了,那心如明镜台,明镜也非台,明镜打破了,更大了,所以真正得到正定的时候,得到真正的定,闻,听到蚁斗如雷鸣,听到蚂蚁打架等于打雷一样,声音大,所以鬼神讲话,什么都听得见,就是这个道理,净极了,所以《楞严经》告诉你,你们记得哦,净极光通达,寂照含虚空。净极,极点的极,光通达,寂照含虚空。还来观世间,犹如梦中事。净极光通达,寂照含虚空,却来观世间,犹如梦中事。所以佛经上,如梦如幻是真实的境界,不是比喻,这四句话你记住了,佛经上说的,所以你们打坐,坐到了,定到了,净到了极点,净极光,心光怒放,不是亮光的光,心光。寂照含虚空,整个的太虚空包含在你的心性的自体的光明中,却来观世间,犹如梦中事。那真看到世间一切如梦如幻是真实的。所以你们拼命想求到无念,什么不知道叫做定,那千万不要把……我特别吩咐啊,诸位菩萨,这个真要贡献你们,特别,如果认为做到什么都不知道了,连自己身体啊……什么都不晓得,这个是定啊,千万不要搞,这样搞下去,慢慢……我经验告诉你,我也弄过,几乎变白痴了,这个境界以后,我经验告诉你,我读的书不算多也不少,结果拿起笔来要写信,一个字写不出来,看到朋友晓得,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了,所以佛经上,乃至宗喀巴大师在《菩提道次第论》上,你不要认为把大昏沉无明当成定境,千万不要修,修的结果来生果报变什么呢?变明年,明年是什么年啊?今年是狗年,明年是什么年啊?给那个老兄那个,我们做了唐僧的第四个徒弟了,就变成猪九戒,这要搞清楚埃真的净到极点,越净就越通灵了。二祖啊,真到达摩去了,达摩坐在那里打坐,他站在后面,也不敢吵他,历史书上记载站了三天三夜,我想不会那么久吧,也可能,古人不是我们,就我们这现代人,包括我在内,跟你们一样都是调皮鬼,三天三夜,这里看到包子,肚子就饿了,还不回来吃了包子再去,还在那里,三天三夜站著干什么,那么笨。他是站在那里,下雪了,他站著不动,我们不要轻视古人,如果我们真是诚恳的想,真的,你想,他的人生经过,他是个大学者,那么有名,学问那么好,他追求真理的心情,不是麻麻胡胡,而自己在香山打坐,也修了那么……定力也很够,他定力很够,一站就定住了,下雪不下雪毫不在考虑之内,所以雪下到了膝盖头了,北方冬天山上,雪很大,那你说不冻死了,我告诉你,真的你定力够了,没有事。这一下,我们这个祖师爷出定了,其实啊,祖师爷早知道了,后面二祖站在那里不走,那么久,这个达摩祖师不知道的话,对不起,我就拿这个东西,咚,敲他的头,那你这个什么东西啊,他当然知道,他有意磨练他的,就是这……有意整他的,把你的业力消磨,然后达摩祖师回头一看,你干什么的埃师父啊,我来求甘露法门。像密宗的人讲,他求灌顶,甘露灌顶。所以灌顶阿甘露啊,都是同一义意。达摩说,你想求这个。这态度很难看,人家不但包子没有吃,三餐素菜也没有啊,饿了三天三夜啊,又冻又饿,说来求甘露法门,你弄一点矿泉水给他喝喝也好嘛,他还骂他一顿。这个第一句什么,你们记得吧,第一句什么,达摩祖师骂这个二祖的,我看你起来那么快我好高兴,写呀。旷劫精勤,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上正等正觉的大彻大悟,旷劫精勤,要多生,旷远,要多生,很远,前生……多少生修过,真正成了,下面呢,旷劫精勤,还有两句啦,怎么两句不管了,掉了就掉了。岂以小忠小信,你们俩不晓得写了多少次了,岂以小忠,“忠”忠臣孝子的忠。小信,轻心慢心。所可妄自希冀。

  你看我们古老板大学一年级就跟在我旁边提皮包,现在他的儿子都快要上大学了,跟著我写了不晓得几十次了,还是……我不讲了,他就没办法了,他就入定去了,有什么办法,岂以小忠小信,轻心慢心,所可,所以的所,所可妄自希冀,你们年轻人,将来想做法师,起码把我这一套玩意先学会,不带经本,不带书本,上来呱啦哒就出来了,嘻……才好玩嘛。你看达摩祖师厉害吧,这位外国佬,这位在香港人讲这个,这个番仔、番鬼才厉害呢,人家站在那里山上冻得这个样子求道。无上大道,旷劫精勤。要多生多世修过来。岂以小忠小信,凭你这个样子,两个掌合起来站在我后面很恭敬那个样子,这一点就想来骗我,他说你这个样子就想来骗我,红包也不拿一个,馒头也不带半个来,哈达也不献,银子也不拿,他说“轻心”随随便便,“慢心”你以为你了不起。所可妄自希冀,你来求什么屁的道啊,是这么一个态度啊,对……无上大道,旷劫精勤,难行能行,难忍能忍,轻心所可妄,小忠小信,好了,管你什么的,轻心慢心,你们再去翻,去对埃所可妄……你看看这个禅宗祖师教人啊,为了成就后一代的人,等于父母要求,要希望那个孩子将来做了不起的人,那真是心狠手辣。这样一骂,你想这个二祖很惨吧,站了那么久,不管三天三夜,三个时辰都了不起,肚子又饿,又下雪,雪又盖到过他的膝盖头那里,动都没有动,那么恭敬,然后说你来干什么,我来求道,师父啊,请你慈悲,然后,还没有一个好脸色给他,统统乱七八糟的狗血喷头一大顿的给他骂,当然骂了,他身上也没有红包,也没有钱,过年那个红包也用掉了,不晓得怎么办,以前当和尚有戒刀的,你知道吗,你们和尚衣旁边,现在你们穿的和尚衣不是和尚衣啊,袈裟只有那个是……这个是明朝的老百姓的普通的衣服,我们穿的中国人真正的衣服,这个才是中国的服装,日本那个服装就是中国的,那么当了和尚以后的护照是什么呢,就是东北人的后脑杓是护照,他妈了的,就是钞票,东北人开口就他妈了的,要他上车子,要护照、要钞票,后脑杓是护照,东北人的后脑都平的,这个就是护照,妈了的,这是钞票,上就上了,你要怎么样,这是当年,他什么都没有了,护照也没有,钞票也没有,那个和尚受了戒,旁边有个戒刀,等于我们以前当军人,旁边有一把短剑,这叫军魂,军人的魂,军人的灵魂,就是说如果做一个军人为国家决不投降,打仗死了,打了败仗没有话讲,自杀、切腹。在前方指挥就指挥杀敌,打了败仗就自杀。和尚旁边有戒刀,挂个戒刀,要守戒,守不住,自杀,但是,后来和尚有一把刀更好,看得见就守戒,看不见就抢人,因此呢,不准用戒刀了,在这里挂两条带子,就是说守不住戒,你拿下来上吊吧,就是这个意思。所以当时二祖神光带著戒刀,师父这样一骂,抽出戒刀把膀子左边,卡哒一砍,大概我看没有完全砍断了,只剩下一点,那个戒刀也不太厉害,而且冬天嘛,冻的那么厉害,那个皮也冻硬了,就把这个手拿来供养了,等于有些人烧戒疤,有些人烧指头,这叫以身供养,并不是乱来的。师父,你既然这样讲,我表示我的诚心,我以身供养,人生最宝贵是身体的生命,达摩也不吃腊肉,而且冬天这个人肉腊了也不好吃嘛,他也不要这个手,可是他本来……这一下达摩祖师大概给他弄的没办法,当时大概他带的有卫生包赶快就给他包扎一番吧,这是我加上的,不要乱讲。你想那个环境,比你今天在这里打坐,你想一想,学禅,又冷、又饿、又痛、又苦,什么味道啊?在这样的一个程度,机会教育来啦,教育要讲机会教育,达摩祖师说,你要什么,你要什么。师父啊,你看人家不像你们,东一堆,西一堆,他说,师父啊,此心不安哪,我求一个安心法门。此心不安啊,就是这样。你们再研究研究,他没有出家以前,学问那么好,讲易经、道家,什么都会,出家以后修行又那么好,还说此心不安,求一个安心法门。达摩祖师说,这样,你拿心来,我给你安。这把他搞愣住了,这个时候演电影就很难演了,你拿心来,我给你安,这一下,回光返照了,就愣在那里半天。师父啊,觅心了不可得,您叫我拿来,我找我的心,不晓得在哪里,没有啊,什么都没有啊,心找不到,没有啊,没有啊,什么都没有。达摩说,好,心给你安好了。就是这样开悟了,为你安好心了,安了吧,没有了就对了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,此心了不可得,才说不安的时候早已安了啊,就是这样。后来,当然,神光是第一个他度的,达摩祖师在中国十几年,跟他的大概也只有二、三十个而已,总有的啦,真正得法的四、五个人,一个是比丘尼,大徒弟是二祖神光,老三、老四是一个比丘尼,所以达摩要走的时候,达摩祖师要走的时候说,你嘛,学到我的皮,你嘛,学了我的毛,真正得精髓的是神光,这样下来,没有参话头。好啦,中间还很多很多很有趣的,你要研究这一些啊,太有趣啦,在禅堂里可以自已研究,也可以笑,发疯一样,又可以哭。真到了南宋以后,刚才讲到大慧杲才提倡是参话头,参话头,你说是不是一心不乱,不是的,这个参字什么意思呢,研究、思考。研究、思考、审察、反盛观照等等的意义综和拢来叫做“参”。那么什么叫话头,话头是昨天给你讲过,有些话头有义语的,所以,无梦无想主人公何在,有道理可寻的,父母未生以前,本来面目是什么。这些有的,有些话头是无义语,毫无道理的。

  那么南宋以后,大慧杲看看时代变了,这些人才……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是不行啦,所以叫修禅的人参一个话头,集中思想、研究、追寻找一个问题。所以参话头不像念佛,不像修定,修定念佛只求到一心不乱,参话头为了一个话头,在那里就是追,念佛是谁,是谁,换一句话说,念佛是谁,我是现在想要找那念佛是谁的那个又是谁,就是一路所以叫做疑情,是怀疑,是追寻的,是否定的,一切都否定,在否定里面找一个绝对的肯定的东西是什么,这叫参话头。如果把话头拿来抱著一个话头,念佛是谁,念佛是谁,这样就是禅宗,那不如去念佛好,阿弥陀佛,一心不乱,成功了。如果讲净土宗念佛呢,以信为主,一信就到家,好好念佛下去,不要怀疑,如果讲禅宗,参话头,以疑为主,处处在怀疑,连佛的话都要打个问号,他讲对了没有,对与不对,我要去求证呀,什么,净极光通达,寂照含虚空,却来观世间,犹如梦中事。对吗,好像很对,但是我要求证它,做到了那个叫真信,就对了,否则这还是迷信,假信。所以参话头,后世的事,到了明朝以后,禅宗更衰落了,就是死死的抱著一个话头在参,就是这个道理。

  那么参话头的方法,你最好参考什么呢,那么你们这里叫教务长帮你,指月录上大慧杲的第四卷最后,大慧杲的那些书信,提出来的参话头的办法,他是参话头的方法讲的最清楚了,不准思量,参话头不准用思想,不准卜度,不要去猜,不准将心等悟,不可以拿一个心,我话头参了三年,大概下个月可以悟道了,拿个心来等著开悟也不行,不准这样、不准那样,什么都不准,最后连个不准之心也不准,这样参,如此参下去,参到一点味道都没有,怎么都参不通,他说,没有滋味时,你感觉到灰心到极点,一点味道都没有的时候,不可放捨,正是好时候,我啊,那个时候,专学这一个,看这个大慧杲那个信,白话、文言一气呵成,那个文章的气势漂亮极了,答复的真好,讲参话头,这好几处都提到参话头的方法是这样参,参……参到后来,所以大慧杲,大慧杲禅师讲参话头参得那么高明,他本身经验太多了,大慧杲是圆悟勤的待者,不是侍者哦,是书记。你要知道,中国现在用书记,书记这个名词是佛教里头出来的啊,政府叫秘书啊,佛教里头那个叫书记,语录也是佛教里头来的,大慧杲是他的师父圆悟勤的书记啊,年轻学问好,在旁边做秘书长叫书记。朱元璋政府很多官,都是用佛教里头丛林的职务,拿来做官的名称,现在我们的这个政府很多官名也都是佛教,譬如中华民国的总统,总统是佛教明朝的和尚官,一省里头管和尚宗教局长那个名字叫总统,所以我们蒋老头也剃的光光的,是总统,这个历史,你们不懂,一懂了,我们懂得看的,对这个时代哈哈大笑,真奇怪,这么一个时代。大慧杲是圆悟勤的书记,他自己本身太聪明了,圆悟勤就逼他参话头,圆悟勤叫别人不用参话头,就逼他参,结果大慧杲参话头,然后做了书记以后,看师父的人太多,名气太大了,有时候来不及啊,这个、这个……圆悟勤就叫大慧杲兼做知客师,陪客人吃饭,他一边陪客人吃饭,一边请他吃菜,拿起筷子想挟菜,筷子就停在中间了,碗端著,这样……干什么,他心里参话头,忘记了,想去挟菜,刚好师父过来,有一天,慧杲啊,你怎么啦,这个样子,其实他知道,师父说,慧杲啊你怎么这样,师父一讲,他说,师父啊,这个时候啊,用功到这个参话头,他说,好比啊,狗舔那个热油锅,那个狗啊,看到一个油锅出来了,热的、烫的,又要舔嘛,舌头拉那么长,不敢下手,不舔嘛,口水尽滴,捨不得,他说,我用功参话头,参到时候,像狗舔那个热油锅一样,你要我不干啦,我放掉嘛,捨不得,要参下去嘛,悟不了,好难受啊,就是这个样子。圆悟勤一听,你好,比方得好,用功得好,参下去。就这样,但是你听,我看你们要多学学,你们这一班同学跟到老和尚。大慧杲又是他老和尚前面的书记,又是知客、又是首座,真是当权派的,还得了。有一天,站在旁边,丛林地下的那个茅坑,叫东司,都修在东边,左边的,以前的老茅坑一排的,你们没有看过丛林下茅坑,成都当年宝光寺就有了,你们去参观。茅坑里头,一个木板一排,大家坐在那里彼此的,白白的、花花的屁股都很清楚的,没有什么了不起,也没有草纸,也没有什么,他我们这个师兄看到过竹片,毛竹片,一片,削得光光的,然后一片晒得干干的,丢在那里,放在那里,疴了大便以后,拿一片后面卡哒一刮,刮完了以后,一个水桶,“咚”进去了,管茅坑的叫东司头,种菜的叫园头。这个东司头的人每一天来,把这个每一个竹片子拿来洗干净再晒,晒好了来再放在这里用。所以我成都四川有个师父叫光厚老和尚,是个活的罗汉,有机会我讲他的故事给你听,他就在宝光寺做了三年的净头师。我说,师父啊,你这个真了不起。他说……应该的埃后来我问他,你那个那个竹片子又臭,洗了以后。我啊,洗了干净以后,还在脸上刮一下,就怕把人家屁股刮破埃你看这个心思,这个作风。

  所以,大慧杲啊,在这个圆悟勤前侍……有一天陪客人吃饭,师父讲了,慧杲啊,他看到大慧杲指甲那么长,没有剪,圆悟勤这些大老师的教育你看厉害吧,慧杲啊,我看东司头你都没有担任过职务吧,指甲留那么长,又做书记,在方丈房的旁边挨著,又宝贝一样好啊,悠哉游哉的,可见劳务都没有做,厕所你从来不会去看的,不会洗的,就是这么一句话,大慧杲把指甲剪了,向师父讨工作,净头师去洗厕所去,做了三年、一年多埃所以,你要知道啊,不像你们哦,真的叫你做一点,这个劳苦一点的事,那个时候,你绝对无我,劳动的时候,无我,吃包子的时候,绝对有我,你们的佛法是这样,劳动的时候,学空,吃东西的时候,学有,不得了的啊,你看大慧杲是这个样子,所以,后来大彻大悟了以后,文章也好、品德也好,样样好,他的老师教育好。参话头,他这个以后,以后的留下来,到了清朝,现在,现在禅宗留下来就是一个话头啦,念佛是谁吧。

  《神尼传》,看看过去比丘尼,成就的人好多,当然都是古代,过去的高僧是真高,现在的高僧是身高。过去的神尼真神,现在的神尼泥神。所以自己要发心,为了佛法,为了佛教,大家发心好好修持,于后代,把佛教重新振兴起来,于后代做一个榜样,改变一个时代,改变一个佛教的历史,那是你们了不起啦。《神尼传》你看了知道,唐、宋以前的历史,受这些了不起的比丘尼影响的,好多事,你们晓不晓得?历史上有个隋炀帝,晓不晓得啊,好像还是闽南佛学院毕业的哦,老同学去投胎。他是个坏皇帝对不对,他的爸爸是个好皇帝叫隋文帝,他的爸爸名字叫杨坚,坚固的坚,生下来,孩子的时候,是个比丘尼,一个尼姑带大的,养大的,他生了这个孩子以后,这位比丘尼就在他家里附近,当然很熟了,杨家的家庭很了不起了,那天生了以后,这个比丘尼,这个纪姑师父,尼姑,尼姑,两个字同和尚一样,在过去是比丘尼,中文把它拿出来一个尼字,姑就是姑妈的意思,等于天主教里头叫出家的,修女。在外国人,还是叫姑妈,妈妈,是这个道理,所以现在人家讲和尚、尼姑,好像变成不好听,是非常尊重的名称,就是比丘尼姑妈,就是把你们看长一辈,所以中文叫做尼姑是这个意思。所以杨坚一生下来,你们吃点心啊,我就趁吃点心的,空的时间讲话,要出去吃的吗,送上来的,阿弥陀佛,这些人服务的都菩萨。这位比丘尼就过来了,一看,这个孩子,你们家里福气不够,不行,送到我那里,我来带,他们父母都很相信这位尼姑,我们那边土话叫师姑,就是师父姑姑,就送到这个师姑庵去了,这位神尼啊,后来成为……她真有神通的喔,不准她妈妈……等于说交给幼稚圆里,过几天来看一次。你少来看,你讲他的,生他的妈妈福气压不住,不过家里父母对这位比丘尼都很恭敬很相信的,不准你来看,多看,过几天来看,我会带。然后这个,她也没有告诉他父母这样,都是他照顾。有一天这位比丘尼出去有事或者化缘去了,生他的,杨家的生他的生母来了,一下给孩子洗澡,洗个澡帮忙这个师父,洗了澡一不小心,把孩子滑到地下跌了一下,跌了一下,跌了一下,这位师父刚好回来,比丘尼就讲他妈妈,你怎么搞的,你把我的孩子跌了,迟了十年当皇帝啊,她就告诉他妈妈,这个孩子将来当皇帝的。所以中国的佛教唐代,唐以前是隋,隋炀帝嘛,就是杨坚创业叫隋朝,隋炀帝,所以隋炀帝的信佛,他在佛教佛教庙子里长大,像过去多少,这些历史你们要看看,佛教界,甚至庙子培养出的人很多埃在文学史上有名的,不大漂亮的也蛮多,比如,另外讲一个,就是给你们做点心吃的,你们吃点心,我来加糖、加盐、加酱油这个意思,你们吃,不要客气,因为吃点心是嘴巴,听话是耳朵,要六根分开并用。

  唐代有一个,年轻读书人很穷,在中国历史好多了不起人都在庙上读书出来,像我小的时候,你看诚信师、了法师就是我那个小地方,像我小的时候,我们南家有个家庙,现在也没有了,家庙,我也在庙上读书,我南家家里很怪,一代总要出一个人出家的,所以那一代,那个和尚是我叫公公,只有一个,庙子里冷庙孤僧,就是一个和尚,另外有个和尚很有名气,经常出去了,太虚法师的大弟子芝峰法师,就是我们那个小庙上出来,你俩个还不知道。那么这个庙上,小庙啊,一个和尚我叫他公公的也是姓南出家,我的父母啊,过年啊,有一年过年,阴历过年,都不准我回来,在庙上读书,最麻烦,那个庙上后面堆的都是棺材,其实是空棺材,可是我胆小得不得了,到了夜里啊,哪里有这样,青油灯一个,后面是棺材,碰到我那个公公和尚,又是个跛子,眼睛嘛,看不见,晚上去做功课,念完了,那个脚啊,走在后面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,我就拉到他衣服,又怕鬼,公公啊,他阿弥陀佛,我说快一点,公公你念快一点,所以他念他的,我念我的,这个故事我那些孩子们都不知道的,现在想想那个味道蛮好,怕鬼嘛,所以他在前面念阿弥陀佛,我拉住他,那个和尚袍子,反转来看,不要鬼跟来,所以他,阿弥陀佛,我说,你快一点公公啊,阿弥陀佛,快一点,就是这样。这是讲当年中国古代很多读书人在庙子上读书,有个年轻人叫王播,在和尚庙子读书的,我们中国过去这些寺庙,对于社会做了什么贡献,大家都没有留意,一般研究历史的,中国这个民族历史上没有社会福利制度的,都靠一般人自己做慈善事业,没有一个法令规定的社会制度,福利的制度,所以所有这些和尚、尼姑的庙子啊,就是代表了政府做了社会福利,这是一个真实的事,这一本书,这一篇论文没有人看出来没有写出来,真可惜,我也没有时间,你们这些大教授动动手哦,替佛教界申申冤,做了好多好事不知道,当然佛教界也有不少坏事,不要客气啦。这位在庙上读书,读了好几年很穷,大概跟小和尚们大和尚搞不好,大家也看他没有出息,这个……庙上多一点人啊,敲板、打钟吃饭,大概年轻和尚那些闹了别扭了,就先吃饭,吃完了,啪……打钟,他也跑到斋堂去吃饭,大家已经吃完了,他这一下有警觉了,不行,不能再在庙子上,已经给出家和尚们看不起了,就出来,后来考取状元做了宰相,这个人离开这个庙子的时候,在墙壁上很感叹写了两句,古人喜欢“题壁”,就是等于现在的人啊,年轻人到哪里,树上乱刻字,我老大爷到此一游,那个味道,你看到。古人喜欢“题壁”题的,上堂已了各西东,上堂吃饭,大家吃完了,每个和尚都回寮房去了,各自。惭愧阇梨饭后钟,很惭愧,这些大师们吃完了饭才打钟,他上了一个当,到时没有饭吃,就写了两句在墙壁上。二十年后做了宰相回到这个庙子上来,庙子里也知道他当了宰相,他回到庙子上一看,他原来写在墙壁上这两句诗,这个和尚们,把它用最好的纱子把它装起来,拿现在讲最好的水晶玻璃把它镶起来,这两句诗摆在那里,上堂已了各西东,惭愧阇梨饭后钟,不是饭而钟,惭愧阇梨饭后钟。他看到这个和尚们把这两句诗,给他这样一来,这下子和尚,他拿起笔就接下去,二十年来尘扑面,而今方得碧纱笼。讲起来,我们看看好像,和尚庙里头啊,宗教教堂里头都很势利的,只向钱看,只向权力看,并不是这一回事,你说一个不长进的人,老是庙子,救济院也要赶人出去的啊,这首诗很有名的,历史。上堂已了各西东,惭愧阇梨饭后钟,二十年来尘扑面,而今方得碧纱笼。方得,始得还是方得这个没有关系啊,但是你说王播这个人,他会恨这个庙子,绝对不会,可见出家人跟他有感情深得很,你赶他出去也应该,如果庙子上的饭再给他吃下去啊,他大概功名还考不取,宰相也当不了,太现成了嘛。

  庙子这个环境多好啊,你们所以年纪轻轻幸而出家,饭来张口,茶来伸手,我知道啊,庙子我也住过啊,这个师兄我们,我呀,你看师兄,你看我都欠他的情,来生要还他的债,是很可怕的啊,换句话,你们年纪轻轻,何德何能,受十方的供养,要注意啊,自己要警觉自己,所以刚才一个年轻人,老和尚正讲完了话,慢吞吞进来,上座,好像……假使我的学生的话,一揪下来啪啪两下就把他甩下去了,要不要来试试看,还要老功夫给你看看,但是罚他跪,磨练他,我还正好……等他给老和尚叩个头,忏悔了,很亲爱的话,年轻人,既然发心出家,应该不要自欺了,当勤精进,可惜他连我的这个字都拿不到,我那字拿到,保持十来年,还可以卖一万块钱,说南某人亲自写给我的,一万块钱一定卖得起的。讲王播,你说他在庙上有恨吗,没有,他还有一首诗,二十年前此院游,他回到这个庙子一看,心里很难过,他并不是为了吃不到饭难过,这个和尚们在庙子那么多年感情,二十年前此院游,此院游,木兰花发院新修,木兰花,不是这个啦,木头的木,木兰花发院新修,这个庙子刚刚盖好。而今重到经行处,二十年后,自己这个院子、庙子到处转一下,重到经行处。树老无花僧白头。你看他的心情,他的感情,多难受啊,他对于这个庙子。你看我们这位通永法师,我们俩师兄弟五十年前,峨嵋见,五十年前的事,见面,你看同样的,亲如兄弟。二十年前此院游,木兰花发院新修,而今重到经行处,树老,树长大了,树长大,不能开花了,衰老了,老和尚呢,少年时候那些老和尚朋友呢,僧白头,变成老和尚了,你看他多大的感慨啊,树老无花僧白头。

  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,四大皆空相。两句告诉你,记得,她听了这位小姐这个好句子,就是这两句就够了,下面的不能……我看你们那么爱好这个文学也是好事,对啊,每次你们一打坐,两腿一盘,就是这个心境。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担装,四大皆空相。

  (大众静坐

  居一切时,不起妄想,就是说……现在不要看黑板,等你下座,现在先用功体会,我讲,你听,这是观音法门,耳根而入,也就是声闻众,用声音说啦,佛怎么说,居一切时,在平常的时候,不起妄想,不要乱想。第二句话,于诸妄心,亦不息灭,妄想来了,不要另外用个心把它压下去,又说这都是《圆觉经》上,好好去研究。知幻即离,妄想本是幻,假的,你空妄想干什么,妄想来空你啊,哪一个妄想永远在心中能够停留吗,昨天的妄想,今天有吗?明天的妄想没有来啊,前一个秒钟的妄想过去了,下一秒钟妄想你不要去引发它,所以知幻,知道妄想是幻化,即离,一知道妄想已经跑了嘛,你还要起个心来压妄想,那不是第三个、第四个、第五个加上去了,告诉你不增不减,《心经》不是告诉你,不增、不加,也不减。知幻即离,不假方便,不需要用个方法,用个什么,念咒啊,观想啦,止观啊,用什么方法去压它。知幻即离,不假,“假”就是借的意思,不借一个,不借用一个方法。离幻即觉,离开了幻,知道妄想,这个知道了,妄想已经跑,离开了,现在不要抄,心中体会,现在一抄有什么用,又不是纸来,那个笔跟纸两个参禅,是你参禅,下座再来抄板子。我再讲一道,知幻即离,你知道这个是妄想,妄想已经跑了,那个知道的没有动。不假方便,不需要另外借用一个方法。离幻即觉,妄想已经跑了,你知道妄想这个灵灵觉觉,这个非常灵光的,灵明的,它本来在,就是觉性嘛,就是众生自己的觉性。离幻即觉,本无次第,没有说一步一步功夫来的,此所谓如来大圆觉也,大圆满,这个就是禅,一门深入,一刀就进来,没有第二个方法。知幻即离,《圆觉经》上的,不假方便,不要借用任何方法,离幻即觉,离开幻了,本身觉性就在这里,本无次第,那里有个菩提道次第,菩提者,觉也,我的话,放狗屁一样,讲过了,屁用都没有,懂了,就拉倒,此所谓自性本空,你看,我也不讲了,你也蛮清净的,记住啊,居一切时不起妄想,于诸妄心亦不息灭。《圆觉经》上佛说的话,居一切时不起妄想,于诸妄心亦不息灭。知幻即离,不假方便,离幻即觉,本无次第。你把这几句背来,一个咒子一样的念,你就会到啦,不要念,念就是妄想,你们都说看过我的书,很多人说,老师啊,我看你的书啊,怎么好,怎么好。我说,哪里……不敢……我乱吹的,他也骗我,我也骗他,世界上的人就是这样,骗一堆,根本就看了,也没有看,没有懂,看……譬如我写的《楞严大义》上面都讲了,我写的有一首偈子,也就是诗,在《楞严大义》这个书上面,讲妄想问题的,你们哪个答的出来,请你吃素包子一百个,答不出来的,我自己吹自己,背给你听,秋风落叶乱为堆,秋天到了,树叶子掉下来,给风吹的一大堆,地下都是。扫尽还来千百回,秋风时候,秋天扫落叶,以前的深山里头,小和尚干这个事,把院子的树叶掉下来,扫干净,扫尽了,刚刚扫了,一阵风来,树叶子又咻咻,又掉了一大堆,扫尽还来千百回。一笑,哈……罢休,算了吧,闲处坐,拿个扫把,不要,丢掉,自己坐在那里。任它著地自成灰,让这些落叶,让它落吧,落下来在地下,自己变成灰尘了,没有了,它久了就变泥巴,变灰尘了,所有的妄想在心中,你现在两腿一盘,管它呢,秋风落叶乱为堆,不要去压制妄想,想个办法清理它。扫尽还来千百回,一笑罢休闲处坐,任它著地自成灰。谁说的啊,有一个姓南的,那个傢伙说的。我初到台湾,讲佛法说《禅》开始,后来台湾还有些朋友说,他不姓南的啦,姓南是他的假姓,因为他学佛嘛,所以跟到南无阿弥陀佛嘛,所以他故意弄个姓南的,他到处问人,他真的姓南吗,后来我一听,蛮好玩,原来跟南无阿弥陀佛俩个同姓。你看,正在这个时候,我在上面乱说,你也听见了,外面车子叫,也听见了,一切杂乱声音都听见了,同你的心中明白的心,有没有妨碍,一点妨碍都没有,然后心里头也在妄想,妄想也跑掉了,同你有没有妨碍,也没有妨碍,就是这样,一坐,这一刹那,一弹指,一弹指之间就了解了,此乃观世音、观自在之方便法门也。以道家的人来讲,有两句话,讲修行做功夫,开口神气散,意动火功寒。这是道家的话,也蛮对的。一开口啊,神气都散掉了,意动,心念一动,火功寒,做饭一样,下面的火,就不行了,这个饭就做不熟了,这个火候就不到家了。

  (大众经行,南师香板击地,大众止步,南师开示)想当年,我的老师袁先生,有一天,我们俩个人,在重庆山边在散步,他就拉到我说,怀瑾啊,你惨了。我说,为什么?我没有事了,我嘛,这一趟来找到了你,我交代了,没有事了,你呀,将来找你同样的一半的人都难哦,当时……古人说,当时只是平常事,过后思量倍有情,我到现在也没有一个真正的我的学生,我也不是老师,可也找不到,那个学生,诸位都是我的朋友,不要把我当老师,要做我的学生条件难了,世法,出世法,中国的、外国的,文的、武的,都要有一点,光学问也没有用,还要真正有修持的功夫,光功夫也没有用,还要真正的智慧,我也知道,找不到,你们的事,谁的事啊,诸佛菩萨你们自己的事,我才不管呢,佛法也不是我的事,文化也不是我的事,我已经尽心尽力了。你们要讲禅宗,刚才讲到,听声音,观音法门,又要禅宗,禅宗不是……话头是最没落的事啰,过去是参,不是一定给你参话头,人生世法,随时随地都是问题,参究就在生活日常起居做人做事里头,就是参。昨天提到,大慧杲提倡参话头,他晓得后代的人没有办法,智慧没有那么高了,用了这个方法,在大慧杲以前,参话头的方法,元朝以后,才开始真正的流行了,宋以前,大慧杲以前,譬如他的老师,刚才讲昭觉勤,就是成都昭觉寺,也叫圆悟勤,三师兄弟,好像都是四川人,这一代威风很大,声光很大,可是圆悟勤怎么样参禅,怎么悟道的呢,他的师父是五祖演,前天不是讲过五祖演说法,说一个小偷的故事比方吗,就是他,圆悟勤年轻是追随他的,跟在他旁边做侍者好几年了,五祖演的声望很高,有一天,有一个做官的,过去做官都是功名考起来,学问很好、文学很高,来问五祖演,当然,这个人在家里都是用功参禅的啦,师父啊,佛法有没有一个直指人心,禅宗有没有一个很了当,很迅速,很快的方法,告诉我一下,师父埃五祖演一听,笑了,你有没有读过唐人的小艳诗啊,“小”大小的小,“艳”艳丽的艳,等于那个小姐们太漂亮,太艳丽那个艳,小艳诗现在讲,就是黄色的诗,风流,黄色的风流诗,你有没有读过小艳诗呢,那个故意逗他的,这些人的书都读得很多。师父啊,那当然读过啦。他说古人有两句诗,你读过没有。什么诗埃频呼小玉原无事,只要檀郎认得声。这两句诗怎么讲呢,这个小姐跟这个表哥来讲恋爱,是古代啊,不是现在,现在讲恋爱很简单,两个人手一拉、一抱,五花大绑起来,两个人抱在一起,手搭手,肩背搭肩背,我叫他说……当年绑上犯人,绑上法场那个样子,五花大绑。现在那么简单,当年可不同,要见一面,还偷偷的看,不是那么简单,所以这位小姐啊,要通知这个表哥见个面,这个就难了,又不能通信,又不能打电话,就叫丫头,丫头的名字叫小玉,小玉啊,这一声啊,不是真的叫丫头,叫小玉,是给隔壁那个表哥听到,我已经在这里了,就是这么一个黄色的小故事,可是文学上很美的,这两句诗,频呼小玉原无事,只要檀郎认得声。只希望那个阿郎,就是那个表哥认得我的声音。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