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弘善佛教 > 禅宗 > 禅宗文化 >

诗僧王梵志诗作《城外土馒头》解说

[禅宗文化] 发表时间:2021-11-16 作者:洪丕谟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洪丕谟:诗僧王梵志诗作《城外土馒头》解说

城外土馒头

王梵志

城外土馒头①,馅草在城里②。

一个吃一个,莫嫌没滋味。

【注释】

  ①土馒头:坟墓。

  ②馅草:土馒头的馅心,也就是每个活生生的人。

【阐说】

  诗僧王梵志的诗,浅显里寓有奇特,鄙俚中蕴含怪癖,在初唐诗人的诗作中大放异彩。

  这首诗里,诗人把城外的累累冢墓,形象地比作土馒头,而土馒头的馅心,却等待着城里那些一个个活生生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去充填。城里的那些人,不管你是帝王将相,还是才子佳人,还是三教九流,还是平民百姓,也不管你多么嫌弃那土馒头,可就是注定要让你们每人都吃上一个,无一例外。

  这和近代西方哲学家帕斯卡尔《思想录》所说的“让我们想象有一大群人披枷戴锁,都被判了死刑,他们之中天天有些人在其余人的眼前被处决,那些活下来的人就从他们同伴的境况里看到了自身的境况,他们充满悲痛又亳无希望地面面相觑,都在等待着轮到自己。这就是人类境况的缩影”,真有先后辉映、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当年东晋王羲之撰《兰亭集序》,在游目骋怀,仰观俯察,足以极视听的娱乐中忽然着一冷语:“夫人之相与,俯仰一世。或取诸怀抱,晤言一室之内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。虽取舍万殊,静躁不同,当其欣于所遇,暂得于己,快然自足,曾不知老之将至。及其所之既倦,情随时迁,感慨系之矣。向之所欣,俯仰之间,已有陈迹,犹不能不以之兴怀;况修短随化,终期于尽。”为此他引用古人的话“死生亦大矣”。这真是件千古以来谁也无法摆脱的痛事。

  人终有一死,不管你权倾天下,富可敌国,都无法注销阎罗王那本生死簿上的名字。岂不闻“古今将相在何方?荒冢一堆草没了!”由此,每当你春风得意,孜孜汲汲热衷于功名富贵的时候,只要稍稍地念及这一冷峻而清丞读学冰文化越又无法逃避的归宿,便可适当降温,省却了多少跌倒爬起的烦恼和悲哀。

  佛言人命在于呼吸之间,生命是短暂的。又比如你是个落魄江湖的失意者,你也大可不必为此堕入无底的烦恼深渊,人生本来就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。相反如果你一旦拥有了一切,你若东也放心不下,西也割舍不下,反倒更加受尽煎熬了。

  浇冷水的目的,是让你的短暂人生活得更加清醒,更加洒脱,更加自在,更加逍遥,更加平静地面对人生,既面对生,也面对死。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