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童寺开示

[传喜法师] 发表时间:2015-02-02 作者:传喜法师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  天童寺开示

  ——传喜法师(2008.5.22)

  阿弥陀佛!

  来自各个寺院的诸位法师们、咱们佛教协会的诸位菩萨、还有我们居士界的诸位代表,大家早上好!

  几个月前,佛教协会就跟我说大家今天要来学习佛法,我就想天童道场开山以来,一千七百多年祖师如云,禅宗之中我们天童这个地方为古刹之首。过去虚云老和尚做供养时,往往第一是供养四大名山,然后八大禅刹。其中天童为八大禅刹之首,自古以来龙象绕座云水盈门,一千七百多年来高僧辈出,所以我们宁波以天童为主又被称为东南佛国。我们在这里学佛有这样子诸多的背景,所以我想跟我们诸位师父怎样分享呢?本来想找一些佛学书凑一些名词。但是前两天正好四月初八我们庙里浴佛,浴佛结束之后,再来做蒙山施食。

  那天的蒙山施食人比较多,法会开始的也早,下午两点多就开始了,而且由新浪UC视频联网,进行现场转播,因为那天法会比较隆重。其中有位四川的弟子,他当时也在我们的网络视频上参与法会。忽然之间地震了,他马上在UC里面用文字打过来:“师父师父我们这里地震了,别人都跑出去了,但是我有信心,我还坐在这看您的法会,参加法会,我不跑。”这个弟子对佛法很有信心。

  所以第一时间就把我们法会和四川地震连在一起,因为当天浴佛,来自四面八方的师父们、信众们有五六百人,大家在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消息,当时是四月初八下午三点钟,现在官方统计的准确时间是下午两点二十八分。所以网络上的很多弟子都觉得,我们慧日寺的法会是跟地震同步的,当时我们大家马上用佛法来回向,一起回向这个地球“只准转不准动”,动还了得。

  但是这次还是造成了很大的伤亡,到现在国家统计已经有三五万人失踪,受伤的有十八万多,所以前几天定为我们中国有史以来很少见的国殇日——天安门降半旗,举国人民哀悼,鸣长笛。我们佛教界对这种苦难的体验尤其敏感,我们庙里面有几位四川的出家师父,法会一结束马上赶回去了,还有我的一些弟子,自愿赶赴灾区去救灾。

  他们这几天不断的从救灾现场发来短信,报告那里的情况,昨天还有报告的,昨天短信里告诉我,师父有个好消息,120个小时以后救出来的发现他是吃素的,北川幸存者是很少的,但是幸存者中发现他们是学佛的。 这个就看出灾难之中信仰的一个重要性,在网络上参与我们法会的弟子也完好无损,虽然别人都跑掉了,他还在屋里坚持看,而且很安稳。所以面对这样的生离死别,不好意思再去抄经书,再去弄那些名相,痛彻体肤啊。

  地震发生后,我国外的信众打电话来,师父!师父!(他可以通阴界的)他说四川死亡了的阴魂已经找到他了,拜托他给她们找妈妈,他在国外,他说我这么远怎么替你找妈妈?我们佛教徒知道,有时候人在中阴界的时候,没有反应过来,不知道自己死了。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我妈妈在哪?我妈妈在哪?在惊恐之中找自己的亲人,甚至她不知道自己死了。我那位信徒每天替她找,找了好几天,那天他忽然的感应到她妈妈已经包在一个塑料薄膜里,也是尸体。他看到的同时他这个女儿也看到了,母女相会,虽然都已经死掉了,但是中阴身相会了。

  我们从电视里看到有个记者跟踪采访一个寻找家人的女士,她听说这个事情马上赶回成都,到各大医院去找,到了医院门口,她看到救护人的名单,看了一遍又一遍,记者问她:“你找到了吗”?她含着泪说:“没找到”,记者安慰她:“你慢慢找、仔细看”,她说:“我已经仔细看了不知多少遍了”,一边看一边抹泪水。这个医院找不到,到下个医院去,找不到再到收容的地方去找,找了好几天,终于有电话通知她,你妈妈被亲戚收留走了,她立即赶到亲戚家里,看到妈妈抱头痛哭,这种人的生离死别的那种亲情。

  我们这次也看到十万大军进入到救灾第一线,甚至国家最高领导人,***主席、***总理都亲临现场,十万大军都开赴到那里。我们从电视镜头里看很多人从受灾的现场往外跑,但是同时又看到另一支队伍往里进,在余震不断的情况下。 地震发生的地方我是很熟悉的,以前闭关的时候梦里面显现我跟那里有法缘,后来包括那里的善知识我们都很熟悉。汶川啊、马尔康那一带我是很熟悉的,从九九年就去,在这条路上来来往往,不知道多少次。从都江堰上去我们每次路过那里,都要在那吃午饭,看看那里的风景,所以电视播放的那些镜头我是很熟悉的。 当这些灾难发生,余震不断,上有滑坡,下面的水被堵起来,下雨的话还有洪水爆发的危险。但是一批批军人,还有来自各地的志愿者,背着大包小包,在完全没有了便捷的交通的情况下,徒步翻山往里赶,在这个生命最危险的时候,纵使不是自己的亲人,对于部队军人来说,我们总书记讲灾情就是命令,时间就是生命。

  赶赴灾区的还有社会各界的志愿者,其中我知道的我们佛教界的就很多,我的很多弟子这次都去了,他们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,去救别人,把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,这种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,在这样的危难之中显发出来。所以以前老子讲国难出忠臣,家难出孝子,在这个国难之中,反而我们民族这种精髓的精神,重现在这个世间

  通过媒体的报道让全世界的人,看到了中国这样一种精神。本来今年中国主题是奥运,奥运是和平的象征。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,又再次彰显了我们中华民族与奥林匹克、古雅典那种殊途同归的精神。除了我们国内有这样的灾难之外,我们的邻邦,缅甸的热带风暴也是有十万余人丧失了生命,几百万人无家可归,我们中国这次地震也是好几百万人没有了家,家园破碎。但是全国上下团结一心,真正做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。刚才我们局长给我们念了,我们鄞州区就一百多万的捐助,我自己也是很惭愧,没有多少力量。所以我们最多的还是以我们佛教独特的方式,超越空间的去安抚那些孤寂的苦难的亡魂。昨天晚上我们在寺院里面,也是号召全国各地的弟子,一起做甘露法门普施道场。这几天来,也都是号召大家以大乘经典,地藏菩萨的名号深切的关注回向灾区,有力出力有钱出钱。

  发短消息时,第一句话就是“国魂”,天灾无情人有情,全国上下这样的齐心协力。除了财力物力的捐助,甚至还冒着生命危险前去救援,现在前去救灾的人员也出现了伤亡,已经有好几个人遇难。像这次宝成铁路也是这样,火车正开进隧道时地震发生了,山上滚下的巨石正好砸到油罐,运的航空油,引起大火。隧道不通还失火,里面还有好几罐油,随时有爆炸的危险。部队消防官兵在那里抢险,一旦爆炸,抢险的人都有可能会殉难。但是官兵一心,灾难就是命令。为了救别人,自己生死不顾,这就是英雄,这样的精神非常非常的震撼人心。

  我们天童寺就有这种精神,我们出家人,出家人啊,就是没有后顾之忧,就是随时准备着为众生救苦救难。我们天童寺的老方丈八指头陀寄禅老和尚在护教方面也是这样。当时民国刚刚成立的时候分庙产,封寺庙,转型做学校,当时佛教协会的会长,寂禅老和尚是我们佛教协会的第一任会长,古稀之龄啊,将近80岁了,到北京去请命护教,最后12月2号圆寂在北京,后来葬在我们天童寺的塔院。

  我们圆公上人圆瑛大法师,我们中国佛教协会连续七届的会长,天童寺的方丈,在民族危难的时候日本人胁迫他,因为他代表着宗教在我们国家起着精神导向的作用。这个会长如果投降日本了,那中国精神上已经归顺他了。先是礼请他做日伪军的会长,我们圆瑛大和尚一次次推辞不做。

  后来日本人气的不得了,宪兵队开到圆明讲堂,把圆瑛大和尚和明旸法师一起抓到南京,关到监狱里面。文的不行来武的,上刑逼迫甚至以死来威胁,但是大和尚呢,就是死了我也不做。对他种种的威逼之后,日本人发现对这个老和尚都没有用,也怕国际间的压力太大,因为毕竟圆瑛大和尚是中国佛教界的领袖,不得已把老和尚放了。老和尚在民族危难关头体现出一个出家人的高风亮节,死并不可怕,要有这种精神。这种精神也是以天童寺为首的我们中国佛教界的精神的体现。我们出家人也有这么多危难啊,为什么?救苦救难啊,而且我们佛教的一句话“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”。

  我们剔除须发,放下烦恼,放下自己的烦恼来承担众生的烦恼。菩提心是利益众生的心,我师父常常教导修行不发菩提心,犹如耕地不下种,修行人如果不发菩提心就像农民耕完地种子没下一样,那个地不管你怎么耕不可能有收获的。

  小乘的人发不起大乘的心怎么办呢?为什么发不起利益他人的心,因为我执太重,所以佛陀没有办法说大乘。佛本来的本怀是待以大乘化,令一切众生皆成佛道。但是大乘心发不起,所以佛初说佛法的时候就讲破我执。甚至连破我执,一般性人都不能够接受,明明有我吗,你怎么能说无我呢?所以佛善巧方便,初说法是说“苦”,先从我的感受来说,生老病死苦、爱别离苦、求不得苦、怨憎会苦、五阴炽盛苦。三难八苦无量诸苦,从逃离不掉的苦谛来说。

  讲这些苦因为什么呢?因为所有一切众生本能都是要离苦的,不仅是人连猪、狗都是这样的,连一个蚊子都是这样,所以一切凡有心的众生对苦都是恐惧的,离苦得乐是一切众生的本能。

  佛陀先是从众生的本能上来说,说出苦的真相,否则我们没有智慧苦都不知道啊,连苦都要佛来说啊,更不要说乐。乐在哪里不知道,苦在哪里也不知道,凡夫就是这样。所以佛先说苦谛,告诉我们这个陷阱在哪里,就像走路一样的,在我们生命道路上这是一个陷阱,掉到陷阱里面就不得了,痛苦无量啊,把陷阱告诉我们了,我们还会自己往里面走吗?

  苦和苦的因是什么?是从恶当中来,是从无明里面的贪嗔痴慢疑当中来。你要想离开苦就要去除这个因,苦的因要去除。所以我们修行人叫防心离过,不要让这个心里面产生过失。所以这个四正行因此也就跟上了,恶未生的话勿令生,恶如果已生速令止,如果发现恶已经生起来马上令它停止下来,善未生令生起,善已生让它住世,护持它,不要让它灭,四正行。

  修行人要常观其心,是落在恶法中、还是留在善法里面、还是停留在无忌中,无忌也是堕落的一种因。所以我们作为禅宗修行用功夫提话头,提话头的人不是不听经闻法,宗门中人无不通达教理。教理是什么理?教理除了佛教给我们的之外,我们同时也要明白,这个教理就是我们生命的理,佛说一切法为度一切人,佛所有的经典是我们自己的说明书。

  我们买手机还配一本厚厚的说明书,我们在坐的,基本上人人都有手机,请问说明书有没有看过?不大会看的,拿过来主要问一下怎么开机关机,怎么拨电话接电话,如何充电?基本上就是问这些,什么学发短信基本都不问的,大多数是这样。

  我们人也是这样啊,会吃喝拉撒就行了,究竟里面还有什么?佛说我们有佛性能做佛。还做佛?做人还不知道怎么做呢,佛的一本一本的三藏十二部的说明书嫌太厚不看,那都是我们自己的说明书啊! 西方极乐世界印光大师告诉我们也是自家风光啊,如意宝藏一切具足,万德庄严的也是衣里明珠啊。虽然如此,没有善知识的接引,没有善知识对这些经教的剖析,何尚不知何况贤圣呢?我们自己做凡夫还不知道凡在何处。我们都知道我执,我执是堕落的因啊。一切不善从我与我的执着里面生起的,我们长这么大这个我到底是什么?

  这个“我”每天在生活当中无处不充满了苦,但是苦是什么?还要佛来告诉我们,不要说极乐要告诉我们,连极苦都要佛来告诉。我们这个人世间,以中国来讲,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,作为文明史来说五千年还是很短暂的,我们做人自身有很多很多缺点,实实在在还不是很文明,好在五千年文明之中,我们光辉灿烂的佛教,在当今二十一世纪还是那样有优越性。

  当今科学家发现在观察最小的物质粒子的时候,没有一个固定的规律,因为最小的粒子是受观察者的意识影响的,也就是说物质是受心灵影响的,在哲学上是唯物第一性还是唯心第一性?这个问题现在科学是有结论的,得出科学的结论了。所以包括科学应当以人为本,符合不符合于人性。

  甚至我们在坐很多都了解的,日本的江本胜教授做了二十余年的水的实验,水占地球面积的百分之七十,在我们人体中占百分之七十的比重,水和我们生命这么息息相关的。竟然它是受人的意识的影响的,你写一个“好”字给它,不管是中文的还是日文的,还是英文、德文、法文的,不要多久的,然后再把这个水拿去试验,结晶出来就很好看;如果写个“坏”、“混蛋”,那结晶出来很丑很丑。

  我们多少年前研究植物的人也知道,你家里养的那盆花你常常跟它微笑,你放优美的音乐给它听,花期就很长,很鲜艳。现在老师也有教学生做实验,把面包分组,这些学生对那排面包就说它不好,很难听的话说给它听;这排面包这些学生就对它说好话,你好!谢谢!赞美它的话。结果对它说不好的那些面包没多长时间就长黑霉了;说好话的那些面包长保青春还是很新鲜,这个试验是很直观的。

  《水知道》那本书弟子拿过来好多年了,这几年各种渠道都在宣传着,因为也受联合国重视。我们人类有直观教育,那我们就说好话存好心做好事,意识形态是很重要的,我们佛教里说万法唯心,一切唯识。唯识所现,唯心所变。所以我们佛教的传统理论得到二十一世纪最尖端科学的证明,包括我们中国近几代的领导人都说以德治国,德是我们中国几千年的优良传统。现在科学也说以人为本,物质的规律里面必须要有人性化。我们当今的科学之父爱因斯坦说“唯有佛教能够随着科学的发展而发展,能够逐步的被科学所证明”。爱因斯坦他是科学家,他本身不是佛教徒,他是公正的、科学的说出这句话的。

  包括我们现在的主要体系马列主义,马克思以前就说过辩证唯物主义在佛教里面体现的最明显。从理论上,从我们历史的实践上都表明了我们佛教的正确性,所以佛教影响我们中国两千年。中国文化如果把佛教去掉了,中国文化就会黯然失色,所以佛教已经成为中国文化最主要的组成部分了,已经遍及于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  尽管经过近百年的民族虚无主义,乃至近几十年有对传统文化特别是佛教的这种冲击,但是文化的这种精神内涵,已经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之中,已经溶入我们的血液之中,成为遗传,就好像遗传基因一样,存在我们中国大地上。近两年提倡和谐,和谐就像我们家里似的,我们在坐都是和尚,心明大师怎么解释“和尚”?崇尚和谐的人就称为和尚。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和色、身、香、味、触、法,眼睛和鼻子耳朵要和谐;眼睛、耳朵啊这些和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要和谐;当中的眼识、耳识、鼻识、十二处、十八界要和谐。不仅要和谐,还要认识它的和谐,超越它的和谐,超越出、跳出十八界,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。

  怎么跳出去?你不严格的掌握它的规律,遵循它的规律,怎么能跳出去啊。就像我们中国环月球的卫星,中国引以自豪的,我们中国人也能环月球了。这个是什么的结果?这是对航空科学的高度掌握的结果。我有好几个弟子搞大气物理的,对于这个物理学,我们地球上的物理和太空物理也不完全一样呢,这是对它高度的了解研究之后,然后再用我们的推进器怎么平衡的,它的方向、它的能源、它的燃料储备一步也不能错,第一航空速度、第二航空速度然后达到宇航速,这个速度才能冲破地球的吸引力到达外太空。

  所以对外在的科学规律的掌握,是为了能够更好的运用,甚至能超出地球的吸引。我们学佛者对生命也是这样研究,了解到生命的规律之后,最后能够超越三界了脱生死。但是这是极微细的,我们过去说寒暄佛性,懵懂真如这肯定不行的。当兵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,我们出家人是山中无纳子,朝中无宰相,这不是说几年的问题,竭其一生之精力,坐破蒲团,参透话头。

  这不是说一年两年,也不是说几十年,甚至我们说成佛要三大阿僧祗劫,恒河沙数的生命,有的人听到恒河沙数,这还了得。这是从有为的积累资粮来讲的。要从明心见性讲,这是当下的,不历僧祗获法身,十地顿超无难事,这是从心地上,是从无为法的角度。既然是无为,在凡不减,在圣不增,这是作为佛教不共于其他的,这是不共的。佛法有共同乘,戒恶修善人天增上,建设人间净土,利乐有情庄严国土,这个是属于共同乘,做一个好人都要有这个标准。但是作为佛法的不共同处,收十方刹土于一毫端,坐微尘里转大**,这个是超越空间超越时间的。

  现在科学家废寝忘食在追求的,我们佛教早就高高山顶立了。所以很多权威的科学家都感叹,当我们在多少人的积累下站在巨人肩膀上所看到的东西,我们佛教的结论早就在这边下好了。

  现在科学界最高智慧的,就是那个全身瘫痪的史蒂芬霍金,他是美国总统府的特约科学顾问,一年去两次白宫,美国总统要咨询他科学最新动向。他有一句话说出了我们每个人都不知道的苦,科学家才看得到——“我们人最大的困惑就是时间的障碍和空间的障碍”。

  时间的障碍就像我们佛陀比喻的那样“白驹过隙”,李白讲“百年的过客”,我们人就是百年的过客。就像马跑过墙缝白光一闪,马的影子一闪,我们人生就是这样的。人生百年这样一闪就过去了,刚刚还是小孩呢一会就头发白了,人生是很快的。

  所以他说时间谁能克服它呢?古代秦始皇也好、历代帝王也想求长生不老,克服时间的束缚。生命在时间面前完全是无奈的,是被动的挨打的状态。我们佛教讲,要你三更死拖不到五更天,这是时间的障碍。

  空间的障碍呢,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,但是科学没有办法解决,而且这么大的一位科学家,提出了这么一个我们每个人都存在却不知道的一种苦。佛法里我们每个人都在念: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你知道“南无阿弥陀佛”是什么?现在的翻译就叫“时间没有障碍、空间没有障碍”,“无量光”就是空间没有障碍,“无量寿”就是时间没有障碍。“南无”是什么意思?印光大师叫“救度依靠”。佛菩萨已经达到超越时空的大自在境界了,我们还陷在生死的牢狱之中,生死的空间、时间的障碍之中。所以我们依靠佛来提携,阿弥陀佛长垂手啊,靠阿弥陀佛垂手接引。看看我们佛教界很平常的一句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却解决了时间和空间的障碍。

  所以我们佛教讲“一句弥陀阿伽陀药”,万病总治。不要说时间障碍空间障碍,什么障碍都解决。而且两千多年来除了往圣前贤人人趋向之外,乃至我们中国佛教界中,以种种瑞相往生净土的不计其数。这个就是我们科学讲的具有可重复性,我们念阿弥陀佛了生脱死具有可重复性,公修公得婆修婆得,谁修谁得。

  我师父常常说唯有念佛人阎王管不得,厉害不厉害?念佛的人阎王都管不得。一句阿弥陀佛!谁人念不得,谁不会念?一学会讲话就可以念佛了。

  九三年我来我们天童寺参学的时候,我跟我们老当家的弟子,他在上海佛学院读书,正好回到天童寺,我们住在一起。

  早晨我们到大当家那吃饭,正在吃早饭时,有个师父跑进来说:“当家当家,隔壁首座和尚圆寂了”。我们饭吃不到一半,放下筷子就跑到隔壁去看,是松山老和尚,我进去一看吓了一跳,松山老和尚就坐在那边,昂首挺胸举着一只手,就这样圆寂了。我不大相信,绕着他看了一圈,面色如生,好像是没呼吸了。

  那把椅子据说还是他自己做的,拿钉子木头制的,摇摇摆摆的,有一个小靠背,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椅子,老和尚就坐在上面,九十多岁,单盘腿昂首挺胸。也是祖师加被让我第一时间看到。我们松山老和尚“奇特、奇特”,坐脱立亡啊,我们天童寺首座和尚。

  我还在看,怎么看也看不明白,我就想这人死了手怎么还能举着呢?我们在禅堂打坐,昏沉来的时候头就会垂下去,要挨香板。他老人家圆寂,居然头也不垂,甚至手还举着,哪天你们举着手睡觉试试看,不要说死了。

  过了一会广老来了,连声赞叹,笑眯眯的看着老和尚,随手就在桌子上拿了一串念佛珠挂在老和尚手上,后来拍的照就登在《宁波佛教》杂志上面,就是伸着手手上拿一串念佛珠坐着圆寂的像。老人家荼毗的时候舍利也是很多,塔在古天童,这个很多。

  有的人说舍利子是吃豆腐吃多了,说那是胆结石,那你试试看,坐在那手伸着死试试看,不容易的。我们谛闲法师的一个徒弟,做木匠的,住在小茅棚里,三年念佛(成就)。他出家前做了一辈子木匠,因为年纪大了,剃度了之后,谛闲老法师给他找了一个地方,“让你念佛你能听话吗”?“能听话”,好!去念佛去了。

  第三年,有一天护持他的那位老居士,来到我们谛闲老法师面前:“师父师父,你叫我护持的那个师父他站在那边就不动了,饭也不吃了”。谛闲老法师特意来看,好样的、好样的,修行的楷模,了生脱死以种种瑞相为往生验证。

  我还亲近过一位善知识,文革之后从寺院里面出来的,本来住在铁路边,搭一个木棚子,后来有居士就把他接到家里。那年跟弟子说:“我明年二月份要走了。”徒弟说:“我家不要住了,您要走哪去啊?”师父就跟他笑了:“我走哪去啊,我走西方去。”徒弟一听吓坏了,师父好端端的要去西方,再一想不对不对,二月份正好我儿子要结婚,到时候让我笑好、还是哭好?师父一想那算了,那我改年吧,改第二年,你看还带改的。

  第二年时候到了,先是弟子们来见,离圆寂还有三天了,住在他家里的还有一位男弟子和一位女弟子,男弟子看门,门关起来,坐在门边念佛,女弟子就在师父边上念,他预知时至的时间渐渐就到了,这老和尚一米八几特别魁梧庄严,就像韦陀菩萨一模一样。所以很多弟子都跟我说:“师父您看,我们师父像不像韦陀菩萨”?满像的,特别魁梧,本来是吉祥卧的,后来要弟子把他扶起来,起来之后跏趺坐。

  半夜十二点过,弟子看到怎么有光啊,再一看师父头顶项间一圈光罩着,我们说佛菩萨庄严啊,有项光啊,有幡盖啊,那是我们画上去的。真正的圣者修到这个境界不要你拿笔画的,自己有光的,自然成幡盖,他的福德自然宝盖相随。

  更奇特的是他圆寂前一段时间,房间里天天点香,那个白墙早已熏得黄黄的了,有一天有一尊佛像现出来,还是师父提醒,不提醒徒弟注意不到,师父说:“你看墙上有什么?”弟子一看:“好像是尊佛像啊。”再定睛一看大势至菩萨,大势至菩萨越现越清楚,之后又现一尊观世音菩萨,然后又现一尊阿弥陀佛出来,西方三圣现在墙上。

  大家一传十、十传百都来参观,当时佛教还没怎么开放呢,但是附近那些居民都来看。圆寂前十几天,西方三圣就现在墙上了,到他圆寂的时候种种的瑞相。正如经典所讲“曲身臂倾到莲池”,一刹那间,我们佛教里说“娑婆印坏,净土文成”。他的遗嘱说我的骨灰一份撒到灵岩山去,大势至菩萨化身的印光大师的道场。

  另一个观世音菩萨道场,撒到莲花池。弟子把骨灰拿到普济寺门口撒入莲花池之后,骨灰不下沉,浮在水面上,不但浮在水面上还旋,结果旋出一朵莲花来,整个骨灰现出一朵莲花,然后整朵莲花沉入水中。

  佛门自有奇特事,这也坚定我们的信仰。那对我们这个社会有什么现实意义呢?前面讲到现在科学证明,物质既然是受我们意识所影响,那社会的变迁,我们人类的前途,除了决定在生产力、先进的科学之外,最主要的因素还决定在我们人自身的道德品质,这个是很重要的。

  所以我们古人敲钟的时候,天天敲钟鼓,扣钟偈里面有“尧天舜日,五风十雨”。尧舜为圣贤,天地都不一样,我们叫风调雨顺,五风十雨,是最好的。植物的生长,没有风雨也不行,我在植物学里面查菩提树,说菩提树喜风雨、喜高温,所以热带才有菩提树。植物啊庄稼啊,风啊雨啊这样子。

  但是风多了成风灾、雨多了成涝灾也不行,所以五风十雨,五天刮一次风十天下一场雨。这个怎么能达到?靠人工降雨行不行?要靠道德感化。风有风神,雨有雨神,我们四大天王是地居天神,风水雷电的神都是他的部下。所以人有道德了之后,自然就是尧天舜日,五风十雨,灾难不侵。

  我们佛教界知道,宣化上人住在旧金山时,地质学家一次一次的预报说旧金山这个地方要地震,别人都人心惶惶的,都搬到外面去住,房子加固,住在避震的房子里,但是宣化上人说:“我可以开地震保险公司,只要我在这里我不许它地震,你看高僧大德啊有这样的高僧大德的力量。

  所以现在我们中国发生地震我们就觉得很惭愧,我们没有道行,我们如果有道行的话,所辖境内就不会有,真是这样哦,宣化上人就是这样。每一次地质学家宣布地震他都说不会有,这么厉害哦,就转掉了嘛。你说科学家是不是打妄语?说瞎话?不是。是有科学依据的,现在科学很发达了。

  包括像这次四川的地震,自然界也有一些异常现象,你像我们小时候防震做宣传很多,天有异常现象啊、动物有异常现象啊、各种地震的征象啊。地震前四川绵阳的那个蟾蜍特别多,满地都是,还有其他的一些征兆,一些推论等我们很惭愧我们道行不够,如果有高深的修行的话,还是会免掉很多很多灾难的。所以修行的现实意义,祈祷国泰民安、祈祷风调雨顺。看我们天王殿上是“风调雨顺”,大雄宝殿上是“国泰民安,佛光普照”,大雄宝殿顶上都有的。这个意思就是我们出家人在这个大殿里做功课,大殿的顶处是“国泰民安”,这是落在我们出家人肩上的重担。

  我们现在除了尽所有的能力去回向之外,我们内心里还是很惭愧的。像我们宁波这个地方,宁波宁波,每一次台风说要到我们宁波登陆的,结果要登陆了跑掉了,是不是?这两年是不是?本来预报要在象山登陆、北仑登陆,结果都没有。为什么知道吗?

  我们佛教可以这么解释,我们宁波是东南佛国三佛之地啊,我们鄞州区就有一百多个寺庙,像其它的宁海二三百个庙,都是有出家人住持的,晨钟暮鼓,每天楞严咒都不断的。我们宁波吃素的多少,持斋念佛的多少,所以我们佛教里面讲逢凶化吉遇难呈祥,有这样的现实意义。作为佛教徒,我们对这点就要深信不疑,道德对物质的影响、对平息灾难是有极大的作用的。

  阿弥陀佛!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