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佛结下解脱缘

[传喜法师] 发表时间:2015-02-06 作者:传喜法师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  与佛结下解脱

  走到哪里我都是在祈祷着佛菩萨,走到哪里也是人潮踊跃。我这个出家人不管走到哪里,就是走到卢浮宫里面,很多人不看艺术品就看我了,我们拍艺术品,也拍我。看这个出家人蛮稀奇,特别我穿着新做好的长衫,走路再飘一点。

  有的为了多看我,跟踪看,这个外国人还是很喜欢看外国人的。我就一直祈祷跟我有缘的,看到我的,就跟佛结下缘了,结下解脱缘了。

  这个时候我也想起佛陀曾经说过,末法时代佛法世间上消失了,这个世界有一个最坏的人——五逆十恶,他以好像游戏的这种心,剃了光头,穿了出家人的衣服,到街上走一趟,此人功德无量。佛陀这样子来赞叹这样一个景象,他还只是一个罪人,他穿上出家人的衣服到街上走一趟,还功德无量呢!所以说我就更加的理解了佛陀所讲的那段话。

  不需要你讲话的,不要你讲德语,也不要你讲法语,也不要你讲什么荷兰语。他们还告诉我比利时没有国语,比利时主要以法国和荷兰语为国语。这个不需要讲外语的,你的形象在那边走,大家看了就会结下解脱缘。

  虽然我在那里好像在观光什么的,其实我们是把佛的力量带到这个地方,与众生结下解脱缘,每天都很殊胜。很奇特的,有的时候进入一个国家了,常常还是会看到彩虹的光。

  夜半归汉堡 超度除异味

  出了法国后途经一个叫卢森堡的小国,虽然是小国,却有一百多家银行金融机构在它那里,我也看到了我们中国的工商银行。

  然后给我们看一个景点叫“大峡谷”大桥,我就期望着。结果到那边一看,一座桥下面一条沟,就叫做大桥、大峡谷,一眼看了两个景点。

  所以欧洲没有什么自然风光的,阿尔卑斯山或许会比较好看点。我想这有什么,阿尔卑斯山没有我们青藏高原好嘛。特别到欧洲费用还会很高,不如去我们西藏看,去青海、去四川、去云南,可以看到世界顶级的自然风光,像我们慧日寺这一片,在欧洲有可能变为旅游区了。

  但是卢森堡这个地方物价很便宜,连司机都要到这里加油。其他国家加油的话,将近一块钱一升,卢森堡只要八毛多一升,这个是欧元。我们中国现在的高消费跟欧洲已经持平了,但是我们这边的穷人更多,我们的低消费更多,高消费虽然很多都有了。

  经过几天之后,这样子粗略地走了一下,又进入德国境内,从科隆直接到汉堡,到了汉堡也是半夜里了。一下来我就闻到很怪很刺鼻的味道,我问他们,他们都说不出来,我仔细地观察也没办法找出究竟来。白天没有,后来我就仔细地观察,太阳一落山,那个味道慢慢的就过来了。前两天很浓很浓,后来我跟他们说,我们要做超度。

  第二天,天上祥云也是跟我们慧日寺一样,早上就出现了圆形的彩虹,前三天,天天出彩虹,像在法兰克福一样,满天的彩虹。

  西方多是花园洋房,我每天就到花园当中坐在草地上念经。后来晚上也做超度,做了两次超度之后,那个味道就开始淡掉了,不细心的话都闻不到了。

  彩虹灌顶 济济一堂

  那个时候是将近农历十七、十八,我们这边正好开法华法会。农历十八欧洲新报下面的一个沙龙“中国文化沙龙”邀请我们,在汉堡市中心的豫园。因为汉堡和上海是友好城市,所以上海市建了一个豫园在那边,我们正好在豫园这边做一个讲座,讲座的题目叫《佛家眼中的经济危机》。

  八月一号他们就出了这个报纸,出这个报纸的时候我正好在法国巴黎。中午去中餐厅吃饭的时候,我刚到他们就认出我来了,说“你是传喜法师?”我被他吓一跳,你怎么知道我是传喜法师?他说你上报了。然后里面从老板到服务生都特别服务,我们吃过了之后,马上把加持品都拿来。原来报纸上不单单登了我的文章,还登了这么大的一个邀请函,邀请函后面讲了,到时候来参加的可以加持开光,他们高兴坏了。

  德国出版的,但是是覆盖整个欧洲的这个报纸。去年发行量是十五万份,今年我看已经降到九万五千份了,经济危机还是有影响,但是这也是一份惊喜呢。我说:“哎,你们怎么知道?”他把报纸拿来说:“你看、你看,这个是不是你?”我说“嗯,好像是的。”

  而且还不错,你们看下面是谁?下面是麦克尔·杰克逊,我在出国之前超度过他,竟然报纸上跟我刊登在一起,我在他头顶上。很多看报纸的说:“哎,师父,你比麦克尔·杰克逊大。”这个也是,我超度过他,马上就善缘成就,正好我们两个在同一个版面上,而且我这个出家人登在麦克尔·杰克逊的头上,他是大幅照片,我也是大幅照片。

  那天社长、总监为我做开场白。这一天也是非常奇特,因为这个讲座是这次欧洲行最主要的一个项目,所以这一天诸佛菩萨,护法龙天特别加持,那一天整个天上就是圆的一个彩虹,持续了很久。所以当他们做完了开场白,在掌声当中我登上讲台,我说:“西方教堂里那些圣者头上都有一个光环(他们西方的光环很奇特的,一个圆圈在头顶上),我们今天的见面都是佛的因缘,让大家聚集在这里,所以我们这一次大家来见面的途中,每个人头上也顶着一个光环,我说那道彩虹就是我们每个人头上的光环。”讲法就以这个题目为开始。

  在国外像这种座谈会人数不会很多的,所以他们先是跟我说十个、二十个人就不得了了,最多不可能超过三十个人。结果那一天连他们举办方都非常惊喜,说今天来的人特别多,济济一堂,整个房间满满的,不少于八十人。

  而且这位社长他也特别高兴地跟我说:“这是我们中国文化沙龙成立以来的第一个活动,所以您就等于给我们中国文化沙龙开光了一样。”而且那天从下午两点半一直到晚上将近六点,那么长的时间除了我讲话之外,还留出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进行提问、交流,最后还三皈依皈依的时候也来了十几个人。

  所以那天真的是非常圆满殊胜,主办方也特别高兴说:“师父,这一次来我们还没有怎么准备,抱歉啊!下一次我们多多地准备。而且不仅在汉堡,在德国各大城市柏林、慕尼黑……”这一次还没结束呢,他们就已经跟我预约下一次的行程了,所以是非常的成功。

  佛缘广结 法运昌隆

  而且这个报纸跟我们中国大陆完全是同一个风格的,不是一般性的。因为我在欧洲我也看到很多那些,比如说**功在欧洲也办了两份报纸,所以他们的影响力也很大,我们这个报纸不属于那种,跟我们国内官方是同一个宣传口径的。

  这个报纸在去年十月份就多次地刊登过我的东西,这位社长这一次我们亲自见面了,他跟我说:“以后每个月我都会刊登您的东西。”他以前就说:“我的报纸给你开个专栏。”通过这次亲自见面,以后就成为我们佛教的一个专栏一样。这个报纸版面很大的,一张报纸整个半面都是,如果我们佛教有这么一个专栏的话,那现代传媒的报纸,佛教也是有了一席之地。

  我们慧日寺很多事情在中国是第一的,第一个做人物电视专题片——我师父的《高山仰止》,第一个在电视台上弘法,现在在报纸上弘法的话,可能也算是第一人,虽然是海外,像大陆的法师在台湾电视台上弘法,我们也算第一。而且去年我们又做了佛教界的第一部全三维动画,这也是第一。我们法运可以说还是很顺,法运昌隆,而且很顺。这次是我第一次欧洲之行,在种种的瑞相当中开始,非常圆满。

  六月十八这一天跟大家见面,六月十九社长特意邀请,我们再一次深入地来交流。他也非常地想学佛,他说国内旅游界,导游进寺院的那些导游词都是他写的。他说:“但是我不算了解佛教,我以前是抄来的,现在我很想学佛。”他说下一次回国要很郑重地来我们慧日寺。那天跟我们国内著名的一些人士也见了面,他们正好去欧洲,在他家里见面,非常地开心。所以走到哪都是把佛缘结到哪里,令有缘者能够向佛,甚至能皈依能修行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