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年人自杀问题的宗教视角

[魏德东] 发表时间:2017-04-25 作者:魏德东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\

  16日参加由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主办的心理危机干预学术研讨会,对当代中国的自杀问题有了进一步的了解。一个值得高兴的情况是,所有的数据都表明,改革开放30年来,中国人口的自杀率总体上有非常明显的降低,目前大致在万分之2.7左右。不容乐观的情况则是,在世界上,我国的自杀率仍然很高,与韩国、日本以及香港地区等所谓的儒家文化圈并居世界前列。

  而且更为令人痛心的是,近年来我国的老年人自杀问题十分严重,部分地区甚至有渐成常态之势。最极端的代表地区是湖北省京山县,根据华中科技大学的有关研究表明,该县部分乡村老年人的自杀率高达千分之一以上。最为骇人听闻的是,在部分乡村,丧失劳动力的老年人以自杀的方式结束生命,居然逐渐被各年龄段的人群所认可,成为当地社会普遍接受的常态。

  华中科技大学陈柏峰教授调查发现,在京山县部分乡村,无论是中青年人,还是老年人自身,都认为老年人自杀是理所当然的。当学者们询问“你们这里有没有老年人非正常死亡”时,答案是“我们这里就没有正常死亡的老年人”!有的村庄因自杀而死的老年人高达十分之三四。有些中青年人认为,老年人不给家庭创造财富,只是家庭的拖累,晚死不如早死,早死不仅自己解脱了,也给儿女们减轻了负担。京山县有位老人病重,其在外地打工的儿子儿媳回来准备为老人送终,但老人迟迟没有去世,这对夫妇就十分恼火,说怎么还不快死,耽搁事儿。有些老人就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,选择自杀作为结束生命的手段。而农药的广泛使用,则为老年人自杀提供了最方便的手段,这在当地被称做“喝老酒”。在一些村庄,人们普遍认为,“老人喝农药是必然要走的路”。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,很多老年人也都将自杀看做是正常的。一些老年人对自杀的看法是,“你老了,成了一个废人,不死还能怎么样?”甚至一些身体还不错的老年人也说:“我早就将农药准备好了,只等动不得,就会走这条路。”当地老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是:“搞死自己。”

  在京山县部分地区,老年人自杀已经不再成为乡村的公共事件,大家对之习以为常。对于自杀身亡的老年人,家人、邻居、政府都不再追究其死亡方式。在有些医院,喝农药自杀的老年人被称为“中毒”,而不是当做自杀对待。而对于投河自杀的老年人,家人和村里的人一般也只称为“失足”。当老年人自杀身亡后,家庭和村庄仍然非常平静,与正常死亡几乎没有任何不同。

  宗教原是预防自杀的重要力量。有位信仰佛教的老太太说:“我绝不自杀,因为自杀后不能进入西方极乐世界。”不幸的是,杨华先生的调查发现,京山县农村上自80岁的老人,下至几岁的小孩,已经很少有人相信鬼神的存在。当地人不过鬼节、不敬神、不拜祖先,将烧香拜佛、敬拜祖先视为“封建迷信”。当问及一般村民信仰什么时,他们的回答一半是信科学,一半是什么也不信,只信自己、信钱。

  京山县位于江汉平原,原本具有深厚的文化传统。但自新中国成立以来,无数次的运动已经彻底涤荡了传统文化和宗教。道教在当地的历史悠久,但目前最重要的道教活动场所已经被政府圈定为旅游场所,只有在购买门票后才能进入,与村民的日常生活隔膜较大。

  中国是一个有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度,更以孝道而闻名于世。然而,上述情况表明,部分地区的乡村文化,已经近乎荒漠化。宗教,作为道德与文明重要的载体之一,应该也可以为改善这种状况发挥积极的调适作用。

精彩推荐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