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弘善佛教 > 佛教故事 > 佛经故事 >

身体中的六个部位竟然会争功

[佛经故事] 发表时间:2016-06-25 作者:未知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\

原标题——六神争功 出家得道

  诗曰:
六神何故起冤争?我执无非只为名。
若悟人生诸苦恼,当勤勇进法王城。

  释迦世尊在罗阅祇竹林精舍说法时,王舍城中有四兄弟,因父母双亡而互相争财产,适逢尊者舍利弗托钵入城乞食。四人看见尊者非常高兴,即请尊者为他们主持公道。尊者告诉四人说:「善哉!我有大师佛陀三界最尊,你们若随我到佛陀座前,必能获得圆满解决。」于是兄弟四人即随舍利弗尊者回到精舍。

  是时,佛陀遥见四人即现微笑,从佛口中放出五色大光明。四人顶礼佛陀之后,禀告说:「世尊!我们愚痴,愿佛解说,使我们能圆满解决这场纷争。」。

  佛陀告诉兄弟四人说:往昔有一个国王名叫惟娄,他身患疾病,国医说须用狮乳和药才能治愈,可是没有那么容易找到狮乳。于是国王即下命令说:「能取得狮乳的人,本王则赐他聚落并招为驸马。」。

  当时有一个贫穷的人启奏说:「大王!小民能取得狮乳。」国王即令此人去取狮乳。这个贫人有点聪明,他首先寻找母狮的住处,然后带了数斛葡萄酒及羊到山中,母狮外出时,就杀羊并把酒排放在牠的住处。

  母狮回来,看见有酒肉便吃,于是大醉而倒在地上。贫人立即前去,以净瓶取乳,很高兴地带回本国。当晚他住在聚落中,有一位证得阿罗汉果的比丘也和他同住一处。贫人因为求取母狮乳而费尽心力,身体极为疲劳,所以睡得很熟。由于这个贫人业力的关系,这一夜阿罗汉比丘以神通听见贫人身中六识,竞相争取功勋。

  足神说:「靠我脚走到山中,才能获得这母狮乳。」。

  手神说:「是我手去捉取,才能得到乳。」。

  眼神争说:「是我先看见母狮,才能得这乳。」。

  耳神也说:「是我最先听见国王募求母狮乳,带领你们来取的。」。

  舌神即说:「你们光这样吵有什么用?这功勋全都属我所有,杀活全在我口语,若不相信,你们看吧!」。

  次日,贫人拿着狮乳到王宫,禀告国王说:「大王!小民已经取得母狮乳,敬请大王纳受!」国王正在观察狮乳时,贫人的舌忽然说:「这不是狮乳,是驴乳而已!」。

  王听说不是狮乳,大怒说:「本王令你去取狮乳,你竟敢违抗命令,拿驴乳来欺骗本王,该当何罪?」国王一气之下,即令使臣将这个贫人斩首示众。

  此时与贫人共宿一夜的那位阿罗汉,即以神足通赶来国王面前,启奏说:「大王!请相信这是真狮乳,我曾与他一同住在聚落中,看见他身中六体共争功勋的情形,舌说:『我当反抗』,如今果然如此。大王可安心服用这乳和药,病必痊愈。」国王深信尊者的话,就服下这乳和药,身体也因此而康复。

  惟娄王病愈之后,如约封赏贫人,并把公主嫁给他为妻。贫人为了感谢尊者救命之恩,即舍俗出家修行,尊者为他演说佛法,使他心开意解,遂断诸烦恼,证得阿罗汉果。

  尊者告诉惟娄王说:「大王!同一个人的体识尚会如此自相反戾,何况人与人之间,怎有不嫉妒而生毁谤的?」尊者更为国王说法。惟娄王即向尊者求受五戒,心生欢喜而获证须陀洹(初果)圣道。

  佛陀说到这里,又为四人说法。这四兄弟得闻佛法,心意开解,便发心随佛出家为比丘,不久都证得阿罗汉圣果。

  是时阿难尊者禀告佛陀说:「世尊!这兄弟四人宿世种何福因,怎么能出家不久即证得阿罗汉果?」。

  佛陀告诉阿难说:「过去摩文佛时,舍利弗为比丘,这四人为贾客,共以一件袈裟供养舍利弗比丘,时舍利弗为他们回向,后世早得度脱。所以今从舍利弗引度,而出家得到解脱。」。

  (事见《惟娄王狮子乳譬喻经》、《经律异相》卷十七)。

  人往往被悭贪、嫉妒及恶口业所害,命终堕于地狱。如《观佛三昧海经》卷五,佛陀告诉阿难尊者说:「云何名十八饮铜地狱?饮铜地狱者,千二百种杂色铜车,一铜车上六千铜丸。自有众生悭贪、嫉妒、邪见、恶说(毁谤),不施父母妻子眷属及与一切,心生悭嫉,见他得利,如箭入心,如是罪人欲命终时,多病消瘦,昏言呓语,口中自说欲得果食。

  作是语时,狱卒罗剎化为铜车,满车载果至罪人所。罪人得已,心生欢喜,即作是念:得此美果,食不知厌,甚适我愿。欢喜踊跃,气绝命终,未经几时,生铜车上,不久即往生铜山间,铜车轹颈,狱卒罗剎以钳磔口,饮以烊铜。饮烊铜已,迷闷躄地,唱言:『饥!饥!』寻时狱卒擘口令开,以铜铁丸置其口中,吞十八丸,节节火燃,东西驰走,经于一日,尔乃命终。

  狱卒唱言:『汝前身时,谄谀、邪见、悭贪、嫉妒,以是因缘受铁丸报。』(中略)此人罪报亿千万岁不识水榖。受罪毕已,还生人中,五百世中言语蹇吃,不自辩了。以宿习故,食后啖炭及啖土块。」。

  《鼻奈耶》卷七、佛陀以偈诲责罗云说:「妄语地狱近,作之言不作,二罪后俱受,是行自牵去。法衣在其身,为恶不自禁,苟为恶行者,命断堕地狱。无戒受供养,街巷乞不惭,死啖烧铁丸,极热剧赤火。」。

  诗曰:
「嫉妒贪瞋我慢痴,纵遭活佛亦成悲;
横行毁谤深愆造,业果何涂岂不知?」。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