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弘善佛教 > 佛教故事 > 人物故事 >

第二十二节 侮辱与金币的价值对比

[人物故事] 发表时间:2014-02-28 作者:贾雅瑟纳.嘉亚阔提亚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  第二十二节 侮辱与金币的价值对比

  一年多过去了,佛陀一直住在舍卫城。后来,他经过拘罗王国,回到了他的故乡迦毗罗卫国,在那里度过了雨季安居期后,他又途经婆突里希特,婆罗那斯和安拉瓦克,最后来到了柯沙毗城。

  就在他到达宫释天寺的第二天,现已贵为可沙毗国王乌德匿王后的摩甘蒂耶,在五百宫女的前呼后拥之下,浩浩荡荡地向王家公园走去。今天,她没有走原路,而走了宫释天寺对面的一条小路。原来,她是急于向佛陀炫耀一番。曾经被他拒绝的她,今天已是柯沙毗国王的王后,享受着人世间的一切荣华富贵。她用昂贵的绸缎和精致的首饰把自己打扮得美若天仙。她乘坐在第一辆马车上,一到庙门口,她即下令停车,从车篷里伸出美丽动人的脸蛋从左到右,着实仔细地看了看整个寺院。她发现,除了晒在太阳下的几件黄色袈裟外,不见一个僧人的影子。起初,她想从车上走下来,以展现她的美貌,但后来一想,这样做有失她高贵的身分。所以,她就命令她的车夫去把佛陀叫来。车夫奉命下车,向庙里走去。他刚走出几步,摩甘蒂耶就赶忙拿出镜子,仔细地打扮起自己来。她理了理头发,细心地在脸上涂了一层化妆品。然后,她就心烦意乱地等着佛陀的出现。

  佛陀早就知道了高傲、爱虚荣的王后在想什么,所以他拒绝去见她。当摩甘蒂耶看到车夫独自一人走回来时,她便恼羞成怒起来。

  「什么?他不来了?」她问道。

  「王后陛下,他不来见你。他说,如果你愿意的话,你可以去见他。」车夫禀告道。

  「你告诉他了吗,我是乌德匿国王的正宫娘娘?」

  「请饶恕,王后陛下。我对他说了你是摩甘蒂耶王后,可是我却忘了告诉他,你是乌德匿国王的正宫娘娘。」

  「回去,把他带到这里来。告诉他,我是国王乌德匿陛下的正宫娘娘。告诉他,我是贵族出身的摩甘蒂耶,全印度最迷人的美女,荣华富贵,举世无双。每次出游,常有五百宫女护侍左右。叫他快来见我,这是王后娘娘的旨意。」

  车夫再一次来到佛前,躬身下拜,然后双手合十,向佛请求道:

  「世尊,乌德匿国王的正宫娘娘下旨令您赶快去见她。她令我告诉您,她是贵族出身的摩甘蒂耶,是全印度最迷人的美女,荣华富贵举世无双,常有五百宫女随侍左右。」

  「朋友,她的美貌、她的家族、她的财富,与我又有什么关系?我再一次告诉你,如果她想见我,她可以到我这里来。」佛陀强调地说道。

  「世尊,她命令您到她那儿去。」

  「朋友,我不去她那儿。」

  「世尊,王后娘娘有权有势,她的命令就是圣旨。」

  「朋友,过去告诉她,我不会去见她的。」佛陀重申道。

  车夫又回到王后跟前,躬着腰,低着头,没敢说一句话。由于恼怒,摩甘蒂耶的脸色渐渐变了,她气得咬牙切齿,一摔手、把手里的一株蓝百全花扔到车外。她命令车夫即刻驾车回宫。

  一个静得出奇的夜晚过后,一轮旭日从东方升起。佛陀跨出庙门,来到大路口,沿途乞食。突然,一阵讥笑、辱骂声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。那些辱骂起哄着,有的坐在树顶上,有的靠在树干上。佛陀根本没有理会这些吵嚷声,继续迈着坚定,稳健的步伐朝前走去。他一步一步地走着,喧哗起哄声一浪高过一浪。躲藏在树后面的年轻人,突然停止了乱哄哄的叫嚷,开始指名道姓地毁谤起佛陀。他们声嘶力竭地喊着狗、驴、牛、豺狼、下流胚等骯脏话。他们一面骂着,一面使劲地摇动着树枝。露水不断地掉在佛陀身上。滔滔不绝地吼叫声和辱骂震耳欲聋。佛陀的头和袈裟都被露水湿透了。

  「噢!世尊,真是劫难!世尊,留步吧。」跟在后面的阿难陀说道。

  「阿难陀,你为什么害怕毛毛细雨,还有雷鸣般的欢呼声?」

  「世尊,这可只是毛毛细雨。世尊,您往上瞧,坐在树上的流氓正拼命摇晃着树枝,他们辱骂您,想找您的麻烦。」

  「他们不是在侮辱我。」

  「世尊,那是谁呢?」

  「他们自己。」

  一阵阵冻结的冰块、树叶落到佛陀的钵里,但是他步伐、他的威仪并没有丝毫改变。

  突然,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。原来,一根树枝被折断了,一个人下从树上滚落下来,摔倒在地,他就是骂佛陀骂得最凶的那个人,只见他跌倒在路中央,屁股仍跨坐在一根树枝上,嘴里直冒鲜血。吵闹吵嚷声一下子停了下来。

  佛陀把钵交给阿难陀,走上前去,对那位在痛苦中挣扎的年轻人说道:

  「年轻人,你爬上一颗没有果的树,摇晃脆嫩的树枝,你看到了这些行为的后果了吧。」

  年轻人既痛苦,又害怕,试图站起身来,但又一次重重地摔倒在地。他痛苦地扭动着身子,呻吟着,喘着粗气。他无法抬头看一眼佛陀,张开者四肢,躺在地上。突然,他看到今天早上刚刚拿到手的金币丢落在他脚旁。一阵厌恶感涌上心头,他伸起一脚,把金币踢开。佛陀并没有提起金币的事。也没有计较奚落和辱骂,走进那个年轻人,伸手挟住那人的两腋,把他扶了起来。那年轻人痛苦地叫了一声,原来他的脊梁骨受了伤。

  「年轻人,我将帮助你。你觉得哪儿疼?」

  「噢!世尊,我的脊梁骨,我的脊梁骨!」年轻人痛不欲生地喊了起来。

  摩甘蒂耶王后登上寝宫的最上一层楼,幸灾乐祸地听着从宫释天寺传来的吵闹声。突然,骚乱声停了下来,可她没有离开窗口,仍然在那里向外张望着,最后,她看见,两个比丘一左一右搀扶着一个年轻人走来,后面跟着一群默默无语的年轻人,两位年轻人的手上捧着两位比丘的饭钵,他们一路慢慢地朝前走来。不一会儿,摩甘蒂耶王后就认出了他们,右面那个正是佛陀,只见他右手扶着受伤人的头,左手挟着受伤人的身体。摩甘蒂耶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不堪,她一把挟住身旁一位侍女的脖子,把她的头推出了窗口,指着街道上,对她叫嚷道:

  「你看见了吗?你看见了吗?那是谁?」

  「娘娘殿下,前面那两个是佛陀和阿难陀,那些默默跟在后面的就是娘娘陛下令我行贿的年轻人。」侍女如实地回答道。

  「我知道!我知道!快去,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立即回来告诉我。」王后怒气冲冲地大叫大喊起来。

  侍女刚刚走开,一阵「善哉」、「善哉」的欢呼声从王妃萨玛瓦提的寢宫中传了出来。摩甘蒂耶抬头朝那个方向望去,只见萨玛瓦提王妃和她侍女们一个个把

  头伸了出来,双手合十至额,口中喊着「善哉」、「善哉」,正一个劲地欢呼着佛陀。

  当摩甘蒂耶的心还在恼怒中燃烧时,佛陀把摔断了脊梁骨的年轻人送到泊车罗亚门前。泊车罗亚是柯沙毗国著名的外科医。他向佛陀行礼以后,站在一旁,直到尊贵的来访者开口讲话:

  「大夫,我给你带来了一个思想上不健康、脊梁骨有伤的病人。我将来医治他受了伤的思想,请你医治他被摔断的脊梁骨。」

  医生把病人交给他的两位助手,自己端来两把椅子,恭敬有礼地请佛陀和阿难陀坐下,自己坐在一只低矮的板凳上,然后说道:

  「世尊,在你带这个人来这里之前,我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在人类历史上,从来不曾有一个人对如此恶意辱骂、欺负他的人施与如此容忍和慈悲。但我今天亲眼看到了,我看到了佛陀至高无上的慈悲本怀。任何一个善良的人,一旦知道了您的高风亮节,都会情不自禁地赞叹您。世尊,请接受我奉献给您的赞美吧!」医生说道。

  「大夫,当这位年轻人辱骂我,摇晃沾满露水的树枝淋湿我的身体时,我对他无瞋无恨。现在你赞美我,我也不由此感动欣慰。我并不是为了自己做了好事而情高意傲,沾沾自喜。我这样做不是为了赢得市民对我的同情和尊敬。大夫,我做我应该做的。这位因树枝折断跌倒在地的年轻人,当时处在一种绝望无救的困境中,我就这样做了?」佛陀说道。

  「世尊,我帮助病苦众生,我不期待他的报答。我唯一的目的就是使他们好好地生活着。但是,世尊,我并不同情这位年轻人,他接受了收买,肆无忌惮地辱骂世界上最伟大的人。灾难降临在他的身上,这必须成为其他具有同样卑劣行径之人的教训。世尊,我要让这个年轻人熬上三天,让他尝尝被折磨的滋味,然后,我再给他治疗。」医生这样说道。

  「大夫,这不适当。」佛陀说道,「如果他故了庸俗、亏心事,在这里,只有他更能体会这种行为的后果了。现在他已悔悟,他受到他自己行为应有的惩罚。他悔恨他的罪孽。大夫,这些误入歧途的众生值得同情和悲悯。我对所有跟在我后辱骂我的人施以同等慈悲。现在,他们个个都站的远远的,低垂着脑袋,不好意思看我的脸,他们承认了他们的罪业,感到了内疚。」

  当佛陀这样说着,一个年轻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,来到佛陀跟前恭恭敬敬地礼拜了佛陀。好象一个被吓破了胆的人,站在那里一声不吭,哆哆嗦嗦地露出手里拿着的一个小布袋。

  「年轻人,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?」佛陀问道。

  「世尊,这是我从摩甘蒂耶王后那儿得来的金币。我们大家商量好了,决定把这些金币收集起来,奉献给您。世尊,我们上了人家的当。我们辱骂了您,晃沾满露水的树枝,淋湿了您的身体。世尊,对我们这些作恶的众生大发慈悲吧!饶恕我们吧!」年轻人声泪俱下地恳求道。

  「年轻人,我并不在意你们骂我的事。」

  「不,世尊,我们确实骂过您。整个城市都在我们的辱声中惊醒,整个柯沙毗城全知道我们骂过您。」

  「虽然如此,但是年轻人,我从来没有觉到你们骂了我。年轻人,你是说要把你带来的这袋金币给我?」

  「世尊,是这样。我们把我们接受的金币都拿来给您。」

  「年轻人,我用不着金币。我不接受,你们接受的金币是你们自己的。」

  「请收下吧!噢!世尊,出于对我们的慈悲,请收下吧!这些金币对我是一种诅咒。」

  「年轻人,你认为这些对你们是诅咒的金币,会给我带来任何舒畅和安慰吗?我不会接受金币。年轻人,你们准备怎样处理这袋被我拒绝的金币呢?」

  「世尊,我们诚心诚意把它拿来送给您,如果您不接受,我们只好自己保存起来。不然的话,我们就把它还给摩甘蒂耶王后。」

  「年轻人,你们认为,你们对我的侮辱与这袋金币是等价的吗?正如我不肯接受你们的金币一样,我早就拒绝接受你们的侮辱。正如分享你们的侮辱一样,你们平均分配你们得到的金币吧。不然的话,就把它还给摩甘蒂耶王后。」

  摩甘蒂耶的嫉妒憎恨之火越烧越旺,她没能成功地挑起国王和公众对佛陀的不满,便决定向萨玛瓦提王妃开刀,借她发泄自己内心的恼怒,因为,萨玛瓦提王妃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居士,她对佛陀崇拜至极。

  一天,国王乌德匿来到她的房间,摩甘蒂耶王后热情地招待了国王。酒足饭饱之后,他俩躺在一起。她就把国王的头轻轻地摆在自己的胸脯上,娇声嗲气、口齿伶俐地说道:

  「最亲爱的大王,还记得您曾说道,我是天下独一无二的美女吧?夫王,在我的一生里,我没有让其他任何男人摸一手,看一眼,更没有让其他人对我有一

  点感情。自从我成为正宫娘娘以后,我举手眨眼都是为了让您高兴、快乐。我一天到晚想的就是您。夫王,我把我的一切都奉献给您的幸福和快乐。我真心诚意地爱着您。我活在世上就是为了您的快乐。您是我灵魂中的上帝。可是,唉!夫王,您为什么还希望萨玛瓦提来陪件您呢?她难道能给予您我不能给予的快乐吗?」

  国王说道:

  「摩甘蒂耶,同你在一起,我感到十分亲热,有一种新鲜、快乐之感。我从萨玛瓦提那里的到满足和称心,与从你迷人的肉体上享受的舒服、乐趣是完全不一样的。我无法准确地告诉你这种感情。有几天,当我走进她的阁楼时,我常久久地望着她那净白无瑕、天真可爱的脸。我会深情地抚摸她的脸,亲吻她的胸脯,然后我就离开。当我要走时,我总有一种像从隐士处得到的美妙幸福感,然后,宁静就会荡漾在我的心头。我就会心情舒畅,走路也显得很有精神,心情愉快,心平气和。但是,当我走进你的房间时,你燃烧着火焰的身子使我失去理智,拥抱你的欲望便无法忍受、抗拒。」国王说道。

  「那么,瓦莎瓦德突又怎样呢?」她问道。

  「瓦莎瓦德突兼和了你的美丽和萨玛瓦德的天真。除了这些,她也很聪颖。与她一席话,我的获益多于和我的婆罗门谋士谈三天三夜。你们三人,我都需要。」国王回答道。

  「陛下,因为您,萨玛瓦提才有五百宫女服侍,才能住高楼大厦,才能过着舒舒服服的生活。因为您,曾经是一个流浪者的她,享受了王家的荣华富贵。可是,在她的心目中,她却和乔达摩佛陀住在一起,而不是与您。如果她像我一样,被获准离开王宫大院,她定会在宫释天寺过夜。她的楼阁上,所有朝寺庙方向开的窗口日夜敞开着。她每天都朝那个方向望好几次,目不转睛地望着大庙,她每晚礼拜佛陀。陛下,萨玛瓦提已经疯狂地爱上了佛陀。无论在哪里出现了黄颜色,她就被那个方向深深地吸引住了。她何必去爱一个一天到晚只会谈论人生痛苦的出家人?难道她受着什么世间痛苦吗?陛下,她暗地里想得到乔达摩。她已爱上了乔达摩,她甚至爱着从寺庙方向吹来的风。」

  「摩甘蒂耶,你口齿真伶俐,嫉妒心又强。这是女人的本性。但萨玛瓦提就不一样了,她是一个诚实、虔敬的女人。我知道她崇拜佛陀,可我看不出其中又有什么不对之处。」国王说着,面有愠色地站了起来。

  但是,摩甘蒂耶并没有被国王的不快激动,她继续说道:

  「陛下,请息怒。说真的,我并不喜欢萨玛瓦提。这因为我炽烈地爱着您。我憎恨所有对您不怀好意的人。陛下,她把一尊红檀香木雕刻的佛像藏在起居室,而不是摆在卧室里。您见过吗?不声不响地前去看看,她是怎样亲吻、拥抱这座木头像的。您自己将会看到,这些是她对佛陀的虔诚信仰,还有她对佛陀的恋爱。在萨玛瓦提的楼阁上,即使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,也没有您的一尊塑像。您看见了那座白色的塑像了吗?那就是您啊!每天早上,我都要在这前面点上一支芬芳的檀香,然后,恭恭敬敬地跪倒礼拜。这是因为您是我的救星、圣人和上帝。可是,陛下,萨玛瓦提大献殷勤、顶礼膜拜的不是您,而是那个所谓宣扬圣教的布道者。」

  国王乌德匿一声没吭。离开了摩甘蒂耶的寝宫,恼怒的火焰在他心中燃烧起来。他急冲冲地下了楼,径直朝萨玛瓦提的楼阁奔去。

  侍女们看到国王怒不可遏的样子,个个都吓得四处乱窜。他快步登上了楼,朝萨玛瓦提的寝室冲了过去。但她不在那里。

  萨玛瓦提正在起居室里,窗户和门都敞开着。在房间的一头,香雾缭绕,一尊佛陀的塑像安于在高处,显得无比的尊贵荣耀。她用香油涂抹了佛像之后,虔诚地跪在佛像前。看到眼前这番情景,国王眼里直冒火星。他猛地抽出宝剑,扑向萨玛瓦提,抓起的她一把秀发,发威似地叫道:

  「你在干什么?」

  「陛下,我刚刚用香料涂抹了佛像。现在正在礼拜佛像。」萨玛瓦提回答道,她感到惊讶,但没有害怕。

  「佛陀跟你有什么关系?」

  「陛下,他是人类的解救者。」

  「因为我,你享受着王家的荣华富贵,而你却向他表示本应对我的尊敬。你爱的不是他的佛法,而是他的肉体,你被他的相貌迷惑住了。」

  「陛下,我明白了他讲的佛法,我尊敬他的佛法。」

  「你是怎么知道他的佛法的?是不是没有告诉我,你就去他那里了?」

  「陛下,不要发火,我将告诉你一切。我的侍女库久达罗每天去宫释天寺,她亲耳聆听佛陀讲经说法。回来后,她就把他讲的法重复给我听。我就是这样得到佛法的。」

  「那么,要他的塑像有什么用呢?」国王驳斥道。

  「陛下,当你在重温佛法时,你会自然而然地对说法人产生景仰。跟随库久达罗,我学习了佛陀至高无上的法教。但是,佛法的宣示者并不是库久达罗,而是佛陀,听了库久达罗讲了佛法以后,我就久久地思考起来。当我来到佛像前,一种对佛陀无限崇敬的感情就会自然产生。噢!陛下,看一眼佛陀的塑像,他断除了一切污染和不净。你误解了我,所以你对我大发脾气。看一眼佛像吧!告诉我,你是否得到一种宁静、和平的感受?如果你没有这种安详、超脱的感觉,那么,你就可以认为,我是出于爱欲而崇拜他的,那时候,你就杀了我吧。」

  国王放开王妃的头发,但手中还提着宝剑,凝视着佛像,然后又放低了眼光,沉思了片刻。接着,他把宝剑插回剑鞘。国王的冲天怒火,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,他轻轻地说道:

  「萨玛瓦提,你把我从滔天罪海中拯救了出来。雕刻这尊佛像的艺术家是谁?短短会儿的工夫,这尊佛像就安抚了我的心。我想把这高贵的艺术品珍藏在我的宫里。当我心情不快、发脾气时,这尊佛像会帮助我避免可能要做的错事。」国王说道。

  「陛下,库久达罗化了一千个金币,向雕塑家婆突加利买回这尊佛像,因此得到了它。」王后回答道。

  国王又一次静静地凝视着佛像,随后,他双手捧起佛像,紧地贴在胸前,说道:

  「萨玛瓦提,我把这尊佛像拿走,你可以让婆突加利再雕刻一尊。我无缘无故地向你大发雷霆,请原谅。我允许你在任何时候前去宫释天寺,聆听佛陀讲经说法。我要把摩甘蒂耶劈成两半。为了坑害你,她花言巧语地毒害了我的头脑。同如此爱虚荣的女人生活在一起是不会有好结果的。」

  「陛下,摩甘蒂耶还是一位世俗之人。世俗之人总是很容易被罪恶拉拢的。」

  「你怎么倒悲悯起她来?为了害你,她鼓动我与你过不去。」国王迷惑不解地问道。

  「陛下,这是因为我懂得了佛法,因为我尊敬佛法。佛陀说,善恶同时存在于一个趋于作恶的世人身上。为了惩罚恶的,你杀死一个人,但在他或她身上的善也会被损坏了。佛陀宣扬佛法,就是为了驱除人们头脑中的恶,从而使善得到显扬。陛下,如果你还憎恨摩甘蒂耶王后的话,你就再看一眼贴在你胸前的佛像吧!你将会感觉到佛陀的冷静、安然,他慈悲心切,即使对住在人们头脑中的恶,他也施以教化。」

  萨玛瓦提这样说着,国王乌德匿紧握着贴在胸前的佛像,然后,又望着佛像,说道:

  「尊敬的世尊,您不仅拯救了萨玛瓦提的生命,您也拯救了邪恶的摩甘蒂耶。」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