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弘善佛教 > 佛经大全 > 维摩诘经 >

维摩诘经

《维摩诘经》简称《维摩经》,全名是《维摩诘所说经》,亦名《不可思议解脱经》。维摩罗诘是梵语Vimalakirti之音译,维摩罗意即“净名”、“无垢”,诘即为“称”,故《维摩诘经》又名《净名经》或《说无垢称经》。摩罗诘又译为维摩罗诘、毗摩罗诘,略称维摩或维摩诘。意译为净名...[详情]

《维摩诘经》讲解 文殊师利问疾品第五(3)

[维摩诘经] 发表时间:2020-07-27 作者:陈兵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  文殊师利言:“居士!有疾菩萨云何调伏其心?”

  文殊问:有疾菩萨生病后如何调伏自心呢?以病苦为道,初学菩萨确实不易做到,必须调伏被病苦所恼之心。

  维摩诘言:“有疾菩萨应作是念:今我此病,皆从前世妄想颠倒诸烦恼生,无有实法,谁受病者?

  维摩诘回答:应该思考这个病的病因,此病因何而生呢?是从前世的妄想颠倒诸烦恼生。疾病,归根结底是一种业报,业报从前世所作的恶业生,恶业从诸烦恼生,烦恼从妄想即不如实乃至颠倒的认知、见解生。要真正治好病,须从根源上着手,如实正观病根——妄想、虚妄分别,观其本空,没有实体,能病的自我也空,没有一个蒙受病苦的实我,如此以般若智慧正观,便能灭掉病根,治好疾病。智者大师的《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》中列举了五类病,各有各的治法,而最好的治法,就是般若正观,说“般若一观能治五病”,般若正观能够治所有种类的病。医药只能治四大不调的病,持咒忏悔能治宿业报的病,而般若正观能够治疗一切种病,是佛教疗法中效力最大的灵药。

  所以者何?四大合故,假名为身;四大无主,身亦无我;又此病起,皆由著我。

  为什么?因为身体乃是四大和合,没有一个身体的实体,构成身体的四大都不能自作主宰,这个身体本来无我,是个不受我意志主宰的外在之物。此身得病,都是因为执着一个实我,而身体本来无我,这样观的时候,对治疗疾病有奇异的效应。因为病根就是我见和我执,正观这病根无我不实,心与无我不实的真实相应,就能除掉病根。特别是以恶性增生为实质的癌症,病根应是其阿赖耶识处理信息出了问题,而其处理信息是念念相续的流程,所以即便暂时切除了病灶,还会再生。若从根源上着手,观实际上为阿赖耶识相分的身体无我、毕竟空,观到与本来无我的实相相应,才具有根除癌症的巨大力量。当然,若未能获得熟练的观照般若,不易观得上。

  是故于我,不应生著。既知病本,即除我想及众生想。

  因此不应执着我,除掉了作为病根的我执,就除掉了我见和众生见。因为我和众生体性相同,除掉了我见,知本来无我,也就除掉了众生见,知一切众生也都本来无我。

  当起法想,应作是念:但以众法,合成此身;起唯法起,灭唯法灭。

  这个“法”指的是说一切有部所谓的法体,即五蕴、四大等,此身由五蕴四大和合而成,生的时候是五蕴四大生起,灭的时候也是五蕴四大灭,其中没有一个实我生灭。

  又,此法者,各不相知,起时不言我起,灭时不言我灭。

  五蕴,尤其是构成色身的四大,各是各,都没有觉知性,不认为自己就是“我”。我的手不认为是我,我的脚也不认为是我,手疼脚疼是因为我认为这是我的脚、我的手,疼的是妄想所生的受,并不是手脚,更不是构成手脚的四大。

  彼有疾菩萨,为灭法想,当作是念:此法想者,亦是颠倒,颠倒者即是大患,我应离之。

  得病的菩萨不仅要灭掉以五蕴身为实我的妄执,而且要灭掉执着五蕴四大等“法体”实有的妄想(“法想”),应该观这法想也是颠倒见,为不如实的虚妄认知,经言:“身为苦本”,这颠倒见、虚妄认知,是出生病苦的根源,是我人的大患,应该如实观照其本性空而远离。

  云何为离?离我、我所。

  怎么样远离虚妄颠倒认知之大患呢?要从根本上离,根本,即是我见,要离我见和我所见,有我就必然有我所:我所拥有的东西,如身体、相貌、财富、眷属、能力、房子、车子、成就、名望等。

  云何离我、我所?谓离二法。

  怎样离我及我所?诀窍是离“二”,这个“二”,相当于哲学上说的二元分裂,把一个本来是一体的法界主观地分为两个。

  云何离二法?谓不念内外诸法,行于平等。

  离二法的诀窍,是不念内外诸法,心与一切法本来平等的真如相应。既不念内在的色身、四大,也不念外在的世界和众生,而正念内外诸法的真如,即一切法无我、毕竟空。行于平等,即是行于中道,中道即是本来无我、毕竟空的诸法实相,它一如不二,为一切法普遍共有的本性,平等无差异。

  云何平等?谓我等、涅槃等。

  什么叫做平等?是说我与涅槃平等不二。“我等”,意谓这个所谓的我本来无我。什么是“涅槃”?如实证得本来无我,把一切烦恼断尽,解脱心寂灭清净,叫做涅槃。

  所以者何?我及涅槃,此二皆空。以何为空?但以名字故空。

  为什么说我与涅槃平等不异?因为二者皆空,体性是一。为何皆空?因为只是假名,是我们众生以虚妄心去分别的时候,给它人为安立的名字,是意识虚妄分别所形成的概念。我和涅槃的的真实本面、实相,并非假名所表的那样。

  如此二法,无决定性,得是平等。

  因为我和涅槃此二法没有决定性——即从来如此、永远如此的自性,无自性故空,这空的本性平等不二。

  无有余病,唯有空病。空病亦空。

  证得我和涅槃本来都空、都是假名、没有决定性、绝无自性,就“无有余病”,病根既除,其他的病就全部被消灭了,最后只剩下一个空病。把什么都空掉了,最后只剩下一个空的话,这就是小乘的空。小乘着空、偏空,这也是一种病,着空会沉空守寂耽着涅槃而不能去利益、度化众生,在大乘看来是一种病,应观这种病本身也空,也是一种虚妄分别。

原标题:《维摩诘所说经》讲解—文殊师利问疾品第五(3)

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:陈兵教授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