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弘善佛教 > 佛经大全 > 维摩诘经 >

维摩诘经

《维摩诘经》简称《维摩经》,全名是《维摩诘所说经》,亦名《不可思议解脱经》。维摩罗诘是梵语Vimalakirti之音译,维摩罗意即“净名”、“无垢”,诘即为“称”,故《维摩诘经》又名《净名经》或《说无垢称经》。摩罗诘又译为维摩罗诘、毗摩罗诘,略称维摩或维摩诘。意译为净名...[详情]

《维摩诘经》讲解 香积佛品第十

[维摩诘经] 发表时间:2020-08-12 作者:陈兵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  于是,舍利弗心念:日时欲至,此诸菩萨当于何食?时维摩诘知其意,而语言:“佛说八解脱,仁者受行,岂杂欲食而闻法乎?若欲食者,且待须臾,当令汝得未曾有食。”

  “日时”相当于吃早饭的时候。佛经里面把食分为八种,获得解脱,叫做解脱食,是比丘应该享用的食物。欲食,指欲界众生匮乏性的食用方式,到一定的时候会感到饥饿,需要吃某种东西补充能量,所食有段食、触食等。舍利弗还有欲食的习惯,受到维摩诘的批评,说听法不应掺杂欲食心,但你是来客,既然想要吃饭,我会招待你未曾尝受过的美食。

  时维摩诘即入三昧,以神通力示诸大众:上方界分过四十二恒河沙佛土,有国名众香,佛号香积,今现在,其国香气,比于十方诸佛世界人天之香,最为第一。彼土无有声闻、辟支佛名,唯有清净大菩萨众,佛为说法。其界一切皆以香作楼阁,经行香地,苑园皆香,其食香气,周流十方无量世界。时彼佛与诸菩萨,方共坐食,有诸天子皆号香严,悉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供养彼佛及诸菩萨,此诸大众莫不目见。

  维摩诘入定,显现神通,让与会大众皆见上方过四十二恒河沙佛土之外的香积佛国,这里的香是气味,彼国以香气为楼阁苑园等,以香味为食,属于四种食中的触食,即感官接收色香味触等信息为食。从科学角度看,香味,是某种分子的扩散,香积佛国的楼阁园林等一切,皆是扩散的分子构成,与我们这个世界的物质结构大不一样。

  时维摩诘问众菩萨言:“诸仁者!谁能致彼佛饭?”

  以文殊师利威神力故,咸皆默然。

  维摩诘言:“仁此大众,无乃可耻?”

  文殊师利曰:“如佛所言,勿轻未学。”

  维摩诘问众菩萨,谁能够把香积佛国的香饭弄来呢?因为文殊菩萨是七佛之师,是大菩萨,其他菩萨也就不好说什么了,皆默然不答。维摩诘说:您这些菩萨们本事这么小,不感到惭愧吗?文殊教训他:佛说过,不要轻视尚未学成者。未学,即尚未学成者、未见道者,小乘初果至三果圣者称“有学”,四果阿罗汉称“无学”。

  于是,维摩诘不起于座,居众会前,化作菩萨,相好光明,威德殊胜,蔽于众会,而告之曰:“汝往上方界分,度如四十二恒河沙佛土,有国名众香,佛号香积,与诸菩萨方共坐食。汝往到彼,如我辞曰:‘维摩诘稽首世尊足下!致敬无量,问讯起居,少病少恼,气力安不?愿得世尊所食之余,当于娑婆世界施作佛事,令此乐小法者得弘大道,亦使如来名声普闻。’”

  维摩诘化现出一个菩萨,派这个菩萨到香积佛那里去乞食。菩萨见佛的礼节,皆是如此:稽首佛足,问讯起居,少病少恼否?气力安和否?诸经所说都是这一套。乐小法,指爱好声闻乘法。

  时化菩萨即于会前,升于上方,举众皆见其去,到众香界,礼彼佛足,又闻其言:“维摩诘稽首世尊足下!致敬无量,问讯起居,少病少恼,气力安不?愿得世尊所食之余,欲于娑婆世界施作佛事,使此乐小法者得弘大道,亦使如来名声普闻。”

  彼诸大士见化菩萨,叹未曾有,今此上人,从何所来?娑婆世界,为在何许?云何名为乐小法者?即以问佛。

  大众皆见化菩萨到香积佛所致敬乞食,这里的“佛”指香积佛。彼诸大士,指香积佛国的众菩萨,上人,为对菩萨的一种尊称,后来大乘佛教界也称高僧为上人。香积国的众菩萨请问佛:这位上人从何而来?娑婆世界在什么地方?什么叫做乐小法者?

  佛告之曰:“下方度如四十二恒河沙佛土,有世界名娑婆,佛号释迦牟尼,今现在,于五浊恶世,为乐小法众生敷演道教。

  娑婆,为“堪忍”之意,意谓我们这个世界充满污秽罪恶,而菩萨们能够忍耐。五浊,是劫浊、见浊、烦恼浊、众生浊、命浊,指我们现在的这个时代,从劫灾(劫浊)到见地(见浊)、烦恼(烦恼浊)、众生(众生浊)、生命形态(命浊),都浊恶不堪。这里的“道教”不是作为宗教的道教,指的是佛开示解脱之道的教诫。

  彼有菩萨名维摩诘,住不可思议解脱,为诸菩萨说法,故遣化来,称扬我名,并赞此土,令彼菩萨增益功德。”

  彼菩萨言:“其人何如,乃作是化,德力无畏,神足若斯!”

  佛言:“甚大!一切十方,皆遣化往,施作佛事,饶益众生。”

  彼国菩萨赞叹维摩诘的德力神通,香积佛告诉他们:此菩萨神力甚大,能派遣化人往十方一切世界作佛事,利益众生。佛事,指佛利益度化众生等事业,现在把寺院里举行的诵经、斋僧、拜忏、超度等活动统称佛事,又称法事

  于是,香积如来以众香钵盛满香饭,与化菩萨。

  时彼九百万菩萨俱发声言:“我欲诣娑婆世界供养释迦牟尼佛,并欲见维摩诘等诸菩萨众。”

  佛言:“可往。摄汝身香,无令彼诸众生起惑著心。又当舍汝本形,勿使彼国求菩萨者,而自鄙耻。又,汝于彼莫怀轻贱,而作碍想,所以者何?十方国土,皆如虚空。又,诸佛为欲化诸乐小法者,不尽现其清净土耳。”

  香积佛国的九百万菩萨都请求赴娑婆世界供养释迦牟尼佛,香积佛允许,但告诫他们要把自己身上的香气收起来,把自己的身形变小,免得娑婆世界的菩萨看到他们的高大形象后自感鄙耻,不要轻视他们,因为十方国土皆如虚空,法性无二,诸佛为了度化那些爱乐小法的众生,不是都现居于清净的佛土,释迦牟尼佛就示现于秽恶的娑婆世界。

  时化菩萨既受钵饭,与彼九百万菩萨俱承佛威神及维摩诘力,于彼世界忽然不现,须臾之间,至维摩诘舍。时维摩诘即化作九百万师子之座,严好如前,诸菩萨皆坐其上。时化菩萨以满钵香饭与维摩诘,饭香普薰毗耶离城,及三千大千世界。时毗耶离婆罗门居士等,闻是香气,身意快然,叹未曾有。

  维摩诘所化现的菩萨与香积国的九百万菩萨,承香积佛及维摩诘的神力加持,须臾之间就来到维摩诘住所,其速度远远超过光速。维摩诘又现神变,化现出九百万狮子宝座给来的诸菩萨坐。化菩萨带来的香饭普熏毗耶离城及大千世界,全城的民众闻到这饭香,身意畅快,叹未曾有。汉传佛教寺院里的斋堂多题名“香积厨”,源出于此。

  于是,长者主月盖,从八万四千人,来入维摩诘舍。见其室中菩萨甚多,诸师子座,高广严好,皆大欢喜,礼众菩萨及大弟子,却住一面。诸地神、虚空神,及欲、色界诸天,闻此香气,亦皆来入维摩诘舍。

  时维摩诘语舍利弗等诸大声闻:“仁者,可食!如来甘露味饭,大悲所熏,无以限意食之,使不销也。”

  有异声闻念是饭少,而此大众人人当食?

  长者主月盖,是毗耶离城中另外一位在家菩萨,他闻到未曾有的饭香,带着八万四千人来到维摩诘舍,见到室中那么多的菩萨,皆大欢喜。长者主,大概相当于今天的商会会长之类。诸地神、虚空神、欲界色界诸天,也都因闻饭香来到维摩诘舍。维摩诘请舍利弗等诸大罗汉就餐,说这是香积佛大悲所熏的甘露味饭,不要以有限有碍的意识分别去吃,使得这饭不好消化。“有异声闻”大概是智慧差一些的声闻,想这么一钵饭,怎么够舍中的好几百万人每人都吃到呢?

  化菩萨曰:“勿以声闻小德小智,称量如来无量福慧!四海有竭,此饭无尽!使一切人食,抟若须弥,乃至一劫,犹不能尽。所以者何?无尽戒、定、智慧、解脱、解脱知见功德具足者所食之余,终不可尽,于是钵饭悉饱众会,犹故不儩。”

  其诸菩萨、声闻、天、人,食此饭者,身安快乐,譬如一切乐庄严国诸菩萨也,又诸毛孔皆出妙香,亦如众香国土诸树之香。

  化菩萨教训智慧微浅的异声闻说:不要以你们的小德小智去测度佛的无量福慧!这饭是佛无尽的功德所感果报,戒、定、慧、解脱、解脱知见,称“五分法身”,福慧无尽故,这饭也无尽,足以令舍中所有大众都饱足,“不儩”就是不减少。所有用了此饭的菩萨、声闻、诸天及人,皆身安快乐,毛孔中皆放出犹如香积佛国诸树的妙香。

  尔时,维摩诘问众香菩萨:“香积如来,以何说法?”

  彼菩萨曰:“我土如来无文字说,但以众香令诸天、人得入律行。菩萨各各坐香树下,闻斯妙香,即获一切德藏三昧,得是三昧者,菩萨所有功德皆悉具足。”

  维摩诘问香积佛国众菩萨,贵国香积佛如何说法,回答说:不用文字语言,只以众香,令诸天、人得入律行,即自然持戒。菩萨们坐在香树下,闻到妙香,就可以入一切德藏三昧而具足菩萨所有的功德。这在《楞伽经》里面也有说,不是所有的佛土都是以语言说法,有各种各样的说法形式,香积佛土便是以众香说法,不用语言文字。

  彼诸菩萨问维摩诘:“今世尊释迦牟尼,以何说法?”

  维摩诘言:“此土众生刚强难化,故佛为说刚强之语以调伏之。言是地狱、是畜生、是饿鬼、是诸难处、是愚人生处。是身邪行,是身邪行报;是口邪行,是口邪行报;是意邪行,是意邪行报;是杀生,是杀生报;是不与取,是不与取报;是邪淫,是邪淫报;是妄语,是妄语报;是两舌,是两舌报;是恶口,是恶口报;是无义语,是无义语报;是贪嫉,是贪嫉报;是嗔恼,是嗔恼报;是邪见,是邪见报;是悭吝,是悭吝报;是毁戒,是毁戒报;是嗔恚,是嗔恚报;是懈怠,是懈怠报;是乱意,是乱意报;是愚痴,是愚痴报;是结戒,是持戒,是犯戒;是应作,是不应作;是障碍,是不障碍;是得罪,是离罪;是净,是垢;是有漏,是无漏;是邪道,是正道;是有为,是无为;是世间,是涅槃

  以难化之人,心如猨猴,故以若干种法,制御其心,乃可调伏。譬如象马,儱悷不调,加诸楚毒,乃至彻骨,然后调伏。如是刚强难化众生,故以一切苦切之言,乃可入律。

  香积佛国的诸菩萨问维摩诘,释迦牟尼佛以什么形式说法?回答说:娑婆世界的众生刚强难化,所以释迦牟尼佛用刚强的语言说法,以此调伏他们。就像烈马、烈象难以驯服,用毒打彻骨的方法,才能调伏。电视剧里,武则天做贵人的时候,有匹烈马谁都不能驯服,武则天拿一把短剑往马身上刺了一剑,烈马就被调伏了。对我们这些刚强难化的众生,释迦牟尼佛苦口婆心,说因果业报,说染净因果,分别善恶,区分有漏无漏,阐明邪道正道,以种种苦切之言,教导众生弃恶修善,趋向涅槃。“入律”就是接受、持守戒律

  彼诸菩萨闻说是已,皆曰:“未曾有也!如世尊释迦牟尼佛,隐其无量自在之力,乃以贫所乐法,度脱众生;斯诸菩萨亦能劳谦,以无量大悲,生是佛土。”

  香积佛国众菩萨衷心赞叹释迦牟尼佛,隐藏其无量自在神力,说下根众生所喜闻乐见的法,以度脱他们,这真是未曾有的奇迹!释迦佛的菩萨弟子众,也很是了不起,能以无量大悲,生于这个秽土。“贫所乐法”的“贫”,就是经常说的“贫僧”、“贫道”的“贫”,不是说“我没有钱,很贫穷”,而是说“我没有修持,我没有道”。我们娑婆世界的众生都是属于这种贫穷无道者。“劳谦”,是不辞劳倦而且谦卑的意思,原来是很大的菩萨,故意降得很低,以无量大悲生于秽土度化烦恼众生。

  维摩诘言:“此土菩萨于诸众生大悲坚固,诚如所言。然其一世饶益众生,多于彼国百千劫行。所以者何?此娑婆世界,有十事善法,诸余净土之所无有。何等为十?以布施摄贫穷,以净戒摄毁禁,以忍辱摄嗔恚,以精进摄懈怠,以禅定摄乱意,以智慧摄愚痴,说除难法度八难者,以大乘法度乐小乘者,以诸善根济无德者,常以四摄成就众生,是为十。

  维摩诘说:此土菩萨以坚固的大悲在这样恶浊的世界饶益众生,其功德非常大,他们一世修行利益众生的功德,比香积国菩萨百千劫修行的功德还要多。为什么?因为娑婆世界虽然秽恶,却有其它佛国净土所没有的十种善法:好修布施、持戒、安忍、精进、禅定、智慧六度,说除难法、以大乘法度小乘、以善根济度无德、以四摄成就众生。因为唯有这个世界有贫穷、犯戒、瞋恚、懈怠、乱意、愚痴、八难、小乘、无德,可以说是个难得的修行道场,给予菩萨修持六度四摄等行、具足自度度人功德的大好机会。所以《无量寿经》虽然号召往生西方净土,又说在此土精进修行一日一夜,胜在无量寿国为善百年。

  彼菩萨曰:“菩萨成就几法,于此世界行无疮疣,生于净土?”

  维摩诘言:“菩萨成就八法,于此世界行无疮疣,生于净土。

  香积佛国的菩萨请问:菩萨在此世界如何修行才能生于净土?“疮疣”就是毛病、缺陷,行无疮疣,就是修行没有缺陷。按经中通常的说法,要生于诸佛的净土,必须是登菩萨初地或者二地以上。维摩诘回答说,菩萨成就八种法,得以生于净土。

  何等为八?饶益众生,而不望报;代一切众生受诸苦恼,所作功德尽以施之;等心众生,谦下无碍;于诸菩萨视之如佛;所未闻经,闻之不疑;不与声闻而相违背;不嫉彼供,不高己利,而于其中调伏其心;常省己过,不讼彼短,恒以一心求诸功德,是为八法。

  这八法是很具体的菩萨行、道德修养:饶益众生不望报答、代众生受苦、一切功德回向众生、等视众生而常谦卑、视菩萨如佛、闻深经不疑、不违声闻、不嫉妒别人的供养、不因自己获得利养而骄傲、常省己过不说他短。“不与声闻而相违背”,是说大乘法和声闻法虽然有差别,但并非矛盾,基本精神多相一致。“讼”是告的意思,“不讼彼短”,是不去揭发别人的过错。

  维摩诘、文殊师利于大众中说是法时,百千天人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十千菩萨得无生法忍。

  两位大菩萨说法时,百千天人皆发菩提心,一万菩萨得无生法忍。为何发心、得忍呢?一方面因天人们听法时如法思惟、言下见性,一方面因大菩萨的法力加持。

原标题:《维摩诘所说经》讲解—香积佛品第十

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:陈兵教授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