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弘善佛教 > 佛经大全 > 维摩诘经 >

维摩诘经

《维摩诘经》简称《维摩经》,全名是《维摩诘所说经》,亦名《不可思议解脱经》。维摩罗诘是梵语Vimalakirti之音译,维摩罗意即“净名”、“无垢”,诘即为“称”,故《维摩诘经》又名《净名经》或《说无垢称经》。摩罗诘又译为维摩罗诘、毗摩罗诘,略称维摩或维摩诘。意译为净名...[详情]

《维摩诘经》讲解 见阿閦佛品第十二(1)

[维摩诘经] 发表时间:2020-08-15 作者:陈兵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  尔时,世尊问维摩诘:“汝欲见如来,为以何等观如来乎?”

  维摩诘言:“如自观身实相,观佛亦然。

  释迦佛问维摩诘:你想要见佛,怎么样来观佛呢?维摩诘回答:就像观自身的实相一样,观佛也是如此。自观身相,就是大乘四念处中的身念处,“观身如身”,最后要观自身(内身)的实相,再观他身(外身)的实相,再观内外身共同的实相,观佛身即是观他身,因为佛即是诸法实相,自身的实相与佛的实相一体不二。观佛身实相,即是四种念佛中的实相念佛,维摩诘的回答正是关于实相念佛的具体开示。

  我观如来前际不来,后际不去,今则不住。

  佛超越时间,不住于三际,前际即过去,过去已灭,后际即未来,未来未至,也不住于现在,现在刹那灭故,即成过去,未来成为现在时,也是如此,过、现、未三际皆刹那灭尽,只是凡夫假名,其本性当体空。

  不观色,不观色如,不观色性。不观受想行识,不观识如,不观识性,非四大起,同于虚空

  观色,就是观佛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,这是修观想念佛的方法,而观佛身实相,既不去观色,也不观色如,不观色性,色如,指色法的真如,色性,智构成色法的地水火风四大。也不观受、想、行、识,不观受想行识的真如及本性。因为佛的法身并不是四大所生,犹如虚空,这是据当时人的认识所作的比喻。五蕴的究极实相虽然非四大所造,但也不是什么都没有的虚无、断灭空,是无自性空。

  六入无积,眼耳鼻舌身心已过。

  要观佛没有六入的集聚,在见色闻声等时,没有住着,不把因缘所生虚妄的色声香味触法符号误认为真实,其智慧超越眼耳鼻舌身意,亲证诸法实相。

  不在三界,三垢已离。

  佛超出三界,远离三界的一切烦恼,“三垢”指三界的烦恼污染。

  顺三脱门,具足三明,与无明等。

  佛证得空、无相、无作三解脱门,具足宿命、天眼、漏尽三明。具备宿命、天眼、漏尽三种神通,叫三通,于三种神通所见了知其因果本末,叫三明。佛的三明之“明”,与无明相等,因为这“明”只是证得无明的真实本性而开发出的潜能。

  不一相,不异相,不自相,不他相,非无相,非取相。

  佛的法身既不是一,也不是异,既没有自相,也不是别的另外一个他相,不是完全没有任何相,也不是像凡夫以妄心所取的任何相,包括无相之相。就是说佛身非有相非无相。

  不此岸,不彼岸,不中流,而化众生

  佛不在此岸,不在彼岸。此岸指生死界,彼岸指涅槃界,佛不住生死不住涅槃。

  观于寂灭,亦不永灭。不此不彼;不以此,不以彼。

  佛常住于涅槃寂灭,但不是永灭,不是像小乘人所入的无余依涅槃那样,永远寂灭。而常从涅槃心中起念度众生,即常住无住处涅槃。既不在生死此岸,也不在涅槃彼岸,不以生死、不以涅槃而住无住处涅槃。

  不可以智知,不可以识识。

  这两句最关键了,说佛身是不可以用证到的任何智去知见,包括亲证真如的一切智、根本智及后得智,更不可以“识”去了别,“识”指的凡夫杂染的八识,其功能为了别,即识别。不能以八识去了别实相,是很容易理解的,因为法身超越色声香味触法,而八识所能够了别的都是因缘所生法,不离色声香味触法符号,皆有相,法身无相,非因缘所生法,所以不可以识识。“智”指能够证得真如的一种直觉,如果有一个一切智去证知法身、真如的话,也还不是真如、法身,真如境与真如智一体不二故,所证的真如和能证的智是一个。

  无晦无明,无名无相,无强无弱,非净非秽。

  佛超越了名字,超越了诸相,因为毕竟空,所以无晦无明、无强无弱,无所谓净秽,不能被污染,本来清净。晦指无明暗昧,明指明了,佛超越无明及明,证得无明及明共同的实相。

  不在方,不离方。

  方,为唯识学所说心不相应行法之一,即方位、空间,佛超越空间,不在任何方位,也不离任何方位,遍满一切空间,无在无不在。

  非有为,非无为。

  “非有为”好理解,因为佛超越一切有为法,证得无为法——真如、涅槃。佛虽然是无为法,但是又能够从无为心中起有为的功用,显现净土、报化身来度众生,所以并不完全是无为,也并不完全是有为,超越有为也超越无为。

  完全无为即不受任何因缘制约,绝对自由,完全有为即必然受因缘制约,佛在自受用境界完全无为,但在与众生的关系中也非绝不受因缘限制,叫做无漏有为,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因缘限制,但与凡夫完全受因缘制约的有漏有为不同。

  无示无说。

  佛实际上是无示无说的,佛说法,是佛的本愿应于众生的机缘,众生各自见佛在开示什么,在说什么。

  不施不悭,不戒不犯,不忍不恚,不进不怠,不定不乱,不智不愚,不诚不欺,不来不去,不出不入,一切言语道断。

  佛超越六度,超越善恶,没有六度所对治的悭贪、犯戒、瞋恨、懈怠、散乱、妄语、愚痴等烦恼,所以无所谓施与悭、戒与犯、忍与怒、精进与懈怠、定与乱、智与愚、诚实与欺诳,不存在这些问题了。法身超越空间,没有一个固化的实体,所以“不来不去,不出不入”,任何语言都不可以描述佛身。

  非福田,非不福田。

  佛是最上福田,为什么说非福田呢?福田是有为法,能够出生世间的有为福报,因为佛身是无为法,超越福田,所以本质上不是福田。“非不福田”,因为确实也就是福田,能够使恭敬、礼拜供养布施者出生无量的福报,所以并非不是福田。

  非应供养,非不应供养。

  “应供”是佛的德号之一,佛最极伟大,能予众生无量利乐,当然应该供养,但佛并不需要供养。执着一个能享用供养的佛,及能得供养利益的我,则有违于法性,不能得到无量的供养利益,也不能理解佛。所以说佛非应供养也非不应供养。

  非取非舍。

  佛于世间既没有取,也没有舍。不取六尘五欲,不舍烦恼众生。

  非有相,非无相。同真际,等法性。

  佛身非有相非无相,超越相与无相。“真际”即终极真实,和法性的意思是一样的,一切法普遍共具的、永恒不变的、同一的本性,叫做法性。佛身跟法性、真际是一个,完全相等。

  不可称,不可量,过诸称量。

  “不可称”就是不可以拿任何语言、名字来去称呼、描述。“不可量”就是不可以拿凡夫的心量去思考究竟是什么。“过诸称量”就是超过名称与思量,名称与思量都是众生的妄心分别,佛身超过这种分别。

  非大非小,非见非闻,非觉非知,离众结缚。

  佛身非色,超越物质及分别物质现象的时空,所以非大非小。因为非色,所以不能眼见;因为非声,所以不能耳闻,故非见非闻。“非觉非知”,“觉”指凡夫的觉性,即直觉、现量,“知”指经过意识思考的一种了知,或者比量,佛身不可以现量觉,不可以比量知,只有超越现量和比量的瑜伽现量、真现量才能够证知。宗密大师说“知之一字,众妙之门”,以“知”为心性,遭到多位大德的批评,他们多引这个经里面的“非觉非知”来批评。《阿含经》里就有好几个地方说法性、涅槃“非知”、“无知”。

  等诸智,同众生,于诸法无分别。

  “等诸智”就是说佛所具有的各种智慧,如般若经所说一切智、道种智、一切种智三智,法相唯识学所说的妙观察智、平等性智、大圆镜智、成所作智四智,密乘所说的五智(前四智加法界体性智),佛跟这些智是相等的,因为境智不二,真如理与证得真如理的智、以真如为体的法身皆一体不二。“同众生”是说佛身与众生是一体的,因为其体性是一,唯一法界。

  一切无得无失,无浊无恼,无作无起,无生无灭。无畏无忧,无喜无厌。

  佛远离得失、浊恼、作起、生灭,毕竟空故无得,具足一切故无失;没有污浊没有烦恼;作、起本空故无作无起,本来无生故无生无灭。佛也并不是没有感情,佛的感情是“无畏无忧,无喜无厌”,没有畏惧没有担忧,没有喜欢也没有厌恶。心常平静无波,没有情绪扰动。

  无已有,无当有,无今有。

  这个“有”指的是十二有支里面的“有”,即某种生命型态的存在,佛超越一切有,过去身已灭故无已有,现在法身无相故无今有,不会再受生(“不受后有”)故无当有。

  不可以一切言说分别显示。

  总之,佛身离言,不可以一切言说表述,包括前面所用非什么、无什么的所有“遮诠”式表述。不但佛身不可言说,我们自身的实相也不可言说。

  这一品整个说的就是实相念佛。实相念佛怎么念?就这么念:“如自观身实相,观佛亦然”,最关键的,是观“不可以智知,不可以识识”,“不可以一切言说分别显示”。当功夫做到超越一切言说分别显示,超越智,超越识,就证得了诸法实相,能够见到佛的法身,见到自心佛性或本心。

  世尊!如来身为若此,作如是观。以斯观者,名为正观,若他观者,名为邪观。”

  如来身就是这样的,应该这样观。《金刚经》偈云:“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”,意思跟这个经中所说观佛实相是一样的。如果仅仅观如来的三十二相,或者仅仅持念名号,不观实相的话,按这里维摩诘的说法,名为邪观,因为不离我法二执,不离邪见,没有如实知见佛的智慧,不理解佛。只有观佛的法身、佛的实相,才是正观,正观才能真正理解佛。

原标题:《维摩诘所说经》讲解—见阿閦佛品第十二(1)

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:陈兵教授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