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佛学之史略 第二节 中国之佛学

[佛学基础] 发表时间:2013-08-07 作者:未知 [投稿]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

  第二章 佛学之史略 第二节 中国之佛学

  一、经律论之翻译

  佛教传入中国时间,有种种异说。为一般所公认有后汉明帝永平十年(公元67年)和水平七年(公元64年)。但在此之前,即前汉哀帝元寿元年(前2年)有博士弟子秦景宪,受大月氏王使伊存口授浮屠经的记载(《三国志、魏志·卷三十裴松之注)。最初有迎叶摩腾、竺法兰二人以白马载佛像经卷来洛阳,后建白马寺。此为我国有沙门、有寺院之始。此二人并在白马寺译出四十二章经,亦为译经之始。

  至汉末西域译经师相续而来,初有支娄迦谶自月支国来,首译道行般苦、般舟三昧经等。安世高自安息国来华,译经达九十余部。三国至西晋,有康僧会、竺法护等泽师来华。东晋时有佛图澄、道安等传译。姚秦有鸠摩罗什来长安,广泽大乘经论,且宏讲之,随后有佛陀跋多罗,县无诚、菩提流支,译有华严、涅梁、地持对地经论等流行予世。至陈真谛斯泽唯识请经论,至唐代玄奥时泽传最富。至玄类时译经分新旧之别,玄类之前为旧泽,之后为新泽。还有义净所泽亦间及唯识。开元时有善无畏,金刚智、不空,传从事密教传译,宋时,施护天息灾、法天亦从密部翻译。

  又曹魏时,昙摩迹罗译有增抵戒心,立揭磨法授戒。至罗什始与弗若多罗共译萨姿多部之十诵律,事半米就,得昙摩流支及卑摩罗叉续成,为中国有广律之始。复由佛陀耶舍译出昙无德部之四分律。佛陀跋多罗共法显泽之增抵律。佛陀什译弥沙皇部之五分律。当时四并传行,唯后代独宏昙无德部之四分律。至迹叶遗律,唯传戒本,其广律未传。

  二、宗派之成立

  宗派之成立,首为姚秦时罗什所译的中、百、十二门,大智度四论为主而立三论宗。同时以成实论为主,立小乘成实宗。以北凉昙无依所泽大般涅筹经,而立涅梁宗。以北魏菩提流支所泽的十地经论,而立地论宗。除真谛所译摄大乘论,立摄论宗。梁达磨来华传佛心印为禅宗之起源。又有依仅舍论而立小乘俱舍宗。陈本隋初智者依法华经天台宗。至唐时,重四分律的道宣,立南山律宗。玄类西行东归开法相宗之端绪。杜顺、智严、贤首依华严经,创华严宗净土宗则萌芽于庐山慧远之莲社。成立于唐之善导。依善无畏等所传的密教而立密宗

  除俱舍、成实二宗为小乘外,余均为大乘宗派,总称十三宗。涅效地论、摄论、归人天台、华严、法相,则为十宗。总结为大乘ju宗,小乘二宗。

  三、唐末以来之变迁

  唐武宗毁佛教而各宗衰落,禅宗以简单易行,恢复后遂独盛弘,人宋之后,影响为宋明理学,与中国之思想界发生极大关系。如天台宗、华严宗之学说,赵宋以来亦流传不绝,而亦为能调和中国思想。至深入通俗之心理者,则为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之说。普及民间者,则为密宗之诵诗,与净土宗之度亡。历元明而入清,禅宗既衰,求简易笃切之行,颇有会归净土法门。而南山律宗,在宋及明清间亦有继承者,故至今犹不绝。

  早在七世纪顷,西藏国王双赞思甘普在位,极信奉佛教,遣大臣端美三菩提,往印度求之。留学南天竺七年,带许多经卷回国,根据梵语造西藏文字,翻译经典,为藏语佛典。元代忽必烈侵入西藏,采用喇嘛教,从西,藏佛典译成蒙古大藏经。自元明时西藏蒙古的刺嘛教人居中国北方各省,但与华主僧俗末发生大关系。清代佛教衰败,诸宗不传,唯有喇嘛教盛行于西藏蒙古,当时清廷亦奉此教。此时居土弘传很多,如杨仁山,创车金陵刻经处,并从日本取回中国失传的唯识典籍。近几十年来,以日本及南洋西洋之交通便利,思想输灌之影响,遍究佛典,非拘泥于宗派传统,可谓佛教之新时代。

精彩推荐
推荐内容
热门推荐